中甲

诛天武神 第459章 神秘大礼

2019-11-12 23:45: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诛天武神 第459章 神秘大礼

萧让最终也没有同意这女学员“单独相处”的请求,他正人君子一身正气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妹妹萧琦雪在一边不停的撇嘴。

“额,学姐,我也很想帮你,只是我现在很忙,改天吧。”

萧让赶紧捏造了一个借口。

炼药分院,几乎是每一个见到萧让的学员都跑上来,用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理由接近萧让。

“萧哥,这是我炼制的五味玉露丸,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你看这么巧,不如就给你吧。”

“萧哥,我们居舍要在一笑楼聚餐,不如你也跟着来吧?”

“萧哥???”

“萧哥???”

“萧让,这是我新买的发簪,你看好不好看?”

听到这句,萧让都快忍不住吐槽了,拜托,你就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你发簪好看不好看,为毛要来问我?!

虽然萧让来者全拒,但是他的虚荣心还大大的满足了一把,看看,被这么多妹子追,哥多么伟大啊!

“哼,一群狐狸精!”

萧琦雪倒是有些不高兴了。

好吧,萧让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了妹妹,当即便离开炼药分院,跨入武道分院。

“萧让?落日时我们在后山举行一场会武,不知你有没有空?”

“萧让,我们在龙吟沟大黑溪发现一处遗迹,要去探秘,还缺一人,有没有兴趣?”

“萧让???”

武道分院,萧让行踪所致,也有不少人和萧让打招呼,但是远没有炼药分院那样疯狂。

这让萧让不由唏嘘不已,他刚到天衍的时候,可是被拒之门外的,可现在,他是名副其实的天衍第一人,他所取得的的成绩在天衍历史上都无人能及,整个天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萧让,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你老半天!”

突然,一道人影闯入萧让眼帘,一个白胡子老头迎面走了过来。

“锦老,你怎么来了?”

萧让一愣,来人竟然是锦连山。

“怎么,看到我老不死的不高兴?”

锦连山老脸故意一板。

“怎么会,锦老光临、光临、额寒院,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萧让连忙堆起笑容来,心里在猜测锦连山此行的目的。

像锦连山这种人,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找小友聊聊天探讨探讨人生之类的戏码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所以他此来,必定有事情。

“锦爷爷,您又年轻了许多。”

“你这丫头,小嘴真是越来越甜了。”

锦连山和萧琦雪又愉快的交谈起来。

“锦老,炎火毒祛除了吗?”

萧让又问道。

“哪那么容易,除非炼药大师出手才行,可是你也知道,炼药大师哪那么好找啊,哪个炼药大师会呆在小小的有穹,全跑中州去了。不过你也别担心,虽然炎火毒没祛除,但是我们几个老家伙折腾这么久,总算是压制住了,起码三年内我不会有事。”

锦连山说道。

“三年时间,马老和左老一定可以恢复炼药大师的水准!”

萧让安慰道。

“那就借你吉言了。”

锦连山呵呵一笑,好像浑然不将这回事放在心上一样。

萧让本来想给锦连山引荐一下莫伊院长,这位在百年前可就是炼药大师,不过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这种事情,还是先征得他人同意才好,等有机会帮锦老问问院长吧。

“萧让,还记得我曾经说过,要送你一份大礼吗?”

和萧让两兄妹说说笑笑一会,锦连山脸上笑眯眯的,终于道出了来意。

“这个,好像、记得吧。”

萧让慢慢说道,他当然记得一清二楚了,可为毛在提到大礼的时候,这老家伙一脸荡笑?

“好,萧让,既然记得,那就赶快跟我走。”

锦老笑得愈发开心了,一张老脸上写满了慈祥,拉着萧让的手就要往外走。

“哦,小丫头,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

锦老又对萧琦雪挥挥手。

“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一味药材没买呢,锦爷爷,再见啦。”

萧琦雪撒丫子就跑掉了。

其实她一点事情都没有,不过她冰雪聪明善解人意,锦连山既然那样说,她立即配合。

“到底什么大礼,还得特意把雪儿支开?”

萧让一头雾水。

“到了你就知道了。”

锦连山一脸神秘之色。

锦连山将萧让带到了自己家里,这是一个隐藏在一片绿树之中的小院子,院子很小,一道矮矮的小门,三间低调的厢房朴实无华。

“锦老,看不出来,你还这么有情调。”

站在院落外,萧让是目瞪口呆的,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曾经的炼药大师,竟然如此朴素。

以锦老的身份,豪华深宅仆从成群才合理啊。

“年轻那会,我也曾经纸醉金迷过,也一度放荡无形,呵呵,现在想想,远不如这块小地方自在,厢房再大,里面再豪华,可睡人的也就是那一张床。”

瞥了一眼萧让的异样,锦连山笑呵呵说道。

“锦老,佩服!”

萧让装模作样的竖起大拇指,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忘装逼,这种精神,值得佩服。

“秋儿,客人已经带到,酒菜准备好了吗?”

两人进得小院,还没进屋,锦连山就放开嗓门大喊道。

“爷爷你回来的太巧啦,我这刚刚弄完最后一个菜,你???”

一条人影从厨房出来,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手里还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鱼,那人看到和锦连山站在一块的萧让后,不由愣住了。

“萧让,爷爷的客人,难道是你?”

美丽女子看着萧让,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看着眼前这张脸,她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曾几何时,她对这人比较厌恶,她也曾认为这人是个废物,但是短短的三个多月,一切都变了,当初那个被天衍扫地出门的废物成了天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

她走眼走得很厉害。

“学姐,是我,好久不见。”

萧让笑道。

“什么学姐,太生分了,像老头子我一样,叫秋儿!”

锦连山一瞪眼,啪的一巴掌拍在萧让头上。

“锦老,你放过我吧。”

萧让抱头痛呼,什么秋儿春儿的,老子和锦秋宫可没这么熟!

德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邢台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南通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电话
汉中3201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