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星耀九天 第二百七十七章仙人境

2020-01-16 20:4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耀九天 第二百七十七章仙人境

虽然,这些交战的这些顶尖强者都远离地面至少近千米,但耀光城外的所有人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威压,沉重的令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观战者们无比震撼,那恐怖的大战、那可怕的神通,惊得他们目瞪口呆,同时深深恐惧不己。

这就是武道巅峰强者所拥有的力量吗?难怪,当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修士就可以被称之为神魔,的确,掌握了这种足以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的人,确确实实有资格被冠之以神魔的称谓!

青衣修士、以及两大公会的高手,由于实力强横,所以,一直都占据着比较有利的位置,众人从开始到现在的所有情况尽收眼底。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如木雕泥塑一般,直到过了好久才有人发出惊呼:“天啊!”

原本该是这次事件的主角的孙浩天和尹无名,现如今都只能无奈的成为了看客,虽然他们白勺实力强劲,可惜,面对天空之上的这些人,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吼!”被凌霄的一剑斩破长空,那一片血云翻滚,竞阵阵鬼啸之音响彻天际,血红色的气流仿佛幻化成了万千道冤魂,在他的身周不断地汇聚,被他生生的吸纳进了身体,双目之中,两道猩红的目光斗射,这一刻,他的实力仿佛增强了数倍,爆发出震天的异啸声,令人头皮发麻。

随后,便即是在一阵暴虐之极的强横气息之中,整个人,仿佛上古凶兽一般,飞扑向了凌霄.........

“好胆!”眼见着妄澄空老魔头疯狂袭来,凌霄非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身上的剑意越发的凝练,戮神剑更是在瞬息之间,暴起一道绵延百丈的恐怖的剑气,嘶啸着划破长空,快速的飞斩而出。

妄澄空双目之中,隐隐然可见,两道凌厉的目光乍现,身子瞬间后退,之前已经领教过了凌霄剑气的厉害,自然不敢在硬抗,但尽管如此,这一道剑气斩来的速度还是有些太过快疾了,瞬间便是冲上了跨越了上千丈的距离,斩在了妄澄空的身上,将他斩的翻飞出去足足近百丈距离。

毕竞不愧是已经完全完成魔血沸腾的异界魔族,凌霄这一剑虽然威力十足,可惜,两人之间距离太过遥远,再加上妄澄空有意的躲避,所以,虽然看上去伤势不轻,却并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以魔族的恢复力,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是又恢复了躯体,半空之中,裹着血色烟云,虎视耽耽的盯着凌霄。

这时候,更高的天空之中,六大绝顶高手的捉对厮杀,眼看着也到了最为激烈的程度了,水笙当真不愧是天涯海阁的顶尖高手,一身修为之高,竞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将同为碎空境界的神魔级强者方悦压制。

尹玄九脱身出来,向着下方的凌霄猛然劈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剑芒,巨大的锋芒宛如一道匹练神光,向着凌霄快如闪电般击来。

凌霄见状,不由得为之一声怒吼,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向尹家动手,反倒是尹家的高手先向他动手了,尹玄九当真不愧是还道混元二十七天的顶峰高手,那剑芒璀璨耀眼,浩荡而下的恐怖波动令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威压,匆忙之间,一剑迫退了妄澄空老魔,反手一剑,径直横扫了上去。

“轰隆隆......”戮神剑威力无比,剑光过处,顿时便是击碎了那道璀璨的剑芒,之后又冲上去数千米方才最终消散,威力绝伦的剑光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可怕,凌霄竞然能够仗着这神剑,与还道顶峰的超级高手交战,而且,还大占上风。

耀光城外,那无数围观的外域高手,虽然眼中异常火热,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争抢,毕竞,凌霄是什么人,人家是虚空城的城主,外域第一大势力的掌控者,麾下高手如云,深不可测者比比如是,而且,凌霄加上戮神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是对上碎空神魔级别的强大存在,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在更遥远的地方,许多人都在暗暗惊赅,这些人一直在远离耀光城的安全地带遥遥观望,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未曾露面。

“哈哈哈哈......浪天涯,你说,这一次朱雀脱离封印,她会不会直接跟内域翻脸,水家的那个老头可不好对付,数千年过去了,你都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蜕变,想必,他也很有可能已经踏足耀星圣人的境界了吧!”

“哼!当年的事情,若不是他在背后ā纵,尹乾天那个老鬼也不会联合那些家伙以及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子在那种关键时刻一起向我出手,不管怎么说,五千年时间的封印,这笔账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呵呵......也不能这么说,若不是这五千年的封印,你又怎么可能一举参破天地轮回的最后奥秘,一举突破,开辟天地乾坤,完成最后的蜕变,成为数千年来屈指可数的至强者,这个境界,我可是参悟了上万年之久,至今仍然没有头绪。”

“找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还要感激他们,嘿嘿......既然如此,我不妨好好感谢他们一番,朱雀虽然实力强横,足以堪比至强者,但毕竞还不是,再加上数千年时间的封印,现在肯定不是在全盛时期,一个人难免有些太过单薄,我就把困在其他三城之下的青龙、白虎和玄武都放出来,我倒要看看,没有了大魔天王,内域之中,还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四大至圣的联手!”

“疯子!疯子!难怪他们当初要封印你,你简直跟当年的老疯子一样!早知道,那镇魔石碑,就该修建的再强大十倍,把你死死地镇封在死亡山谷!”

“别把我跟他相提并论,当初我们对他寄予厚望,可没有想到,他竞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败给了大魔天王,他这一败,我们外域彻底没落,到如今,你看看,就外域的这些人,我们凭什么翻盘,去跟内域抗衡?!”

“你说这话,难不成,你们还想着要跟内域开战?屠天之战后,为了争夺天道本源,你们打得还不够多吗?这都过了五千年的时间了,天道本源早已经和内域融合,再打下去,还有意思吗?”

“有意思没意思,这一战总归还是要打的,既然当初内域的那帮家伙,阴谋诡计,明里暗里的,什么都用上了,那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算计他们一回,哈哈......天地归元,洪荒再现,我到是真的很想知道,老疯子耀星圣人之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嗤――”刺耳尖锐无比的破空声,快疾无比的传人耳中,一道犹如长虹般的璀璨剑气,顿时便是自九天之上浩荡而下,尹玄九知道,机会难得,所在,在这一刻,已经是打定了主意,将凌霄斩杀在此!

“吼!”一声魔啸,震慑长空,显然,妄澄空老魔头也是清楚,难得有人肯和自己联手斩杀凌霄,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所以,他不顾一切的扑击上来,漫天都是翻滚着的恐怖血色云烟,凄厉的惨叫,诡异至极。

“尹家,妄澄空,好罢,你们都想要我的命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要了谁的性命!”

眼见着两大高手同时来袭,凌霄也是忍不住的为之愤恨不已,他虽然不惧,却是恼怒非常。脸上的神色在这一瞬,突然之间变得扭曲至极,剑心之力震动之间,一黑一白,两道诡异莫名的目光顿时斗射而出,这一霎那,那天地之间无尽流转的天地轨迹清晰无比的展现在他的眼前,这些天地轨迹深处的不明事物,似是牵引着整个天地的运转一般,一旦这些事物破碎,天地必将大变!

踩踏虚空,凌霄的身影如突然跨越了天地的界限,那冰冷的容颜,冷酷的双眸,以及那无形之中所散发而出的冷酷杀意,无不令在场无数人都是忍不住的为之生出一种如坠冰窖般的冷酷之感!

戮神剑,三尺剑锋,不断地震颤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牵引着,疯狂的汇聚而来,刹那之间,竞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偌大的星气漩涡,缓缓地转动起来。

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天际苍穹。

一人,一剑,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那无限的耀眼光芒之中,似有一道擎天般的身影,屹立于天地苍穹之中,在那无尽的星辰寰宇之间,仰天长啸!

在这一瞬,天地之间那原有的波动,无穷无尽的规则,都似在这里完全的沉静下来了一般,但是,在所有人的耳中,却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轻微的破碎声响,紧接着,被凌霄持在手中的三尺剑锋之上,暴起一道耀眼的剑光。

缓缓地睁开了双眸,凌霄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缓缓地向前踏出了一步,然而,却在这一刹那,不论距离远近,众人只觉得一股恍如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形无质的威压,铺天盖地一般的瞬间席卷而来,这一刻,整个场面都在突然之间静了下来,似是所有人都沉浸在这股无形的威压之中,生生被震慑于当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一剑隔世!”口中淡淡然的吐出了这四个字,凌霄手中长剑,耀眼的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却在一刹那似是没人了无边虚空之中,不见了踪影。

正当众人为之惊诧的时候,整个天空之中,陡然暴起一道恢弘,恍若太古洪荒,开天辟地之极,所爆发出来的惊天巨响!

一片漆黑,一片惨白,视线之中,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被彻底阴阳分割的剑气,似是将偌大的天地都彻底分割,也将尹玄九和妄澄空二人的身影都彻底的遮揽在了剑气的领域之中淹没,化作亿万道的璀璨光华迸射开来,无数可怕的天地波动,在这一刻,浩浩荡荡的弥散于整片天际之间。

许久,众人的眼中,方才看见,虚无的天际之上,一道狰狞的空间裂缝,迸爆开来,仿佛一头来自太古时代的恐怖巨兽,匍匐在天地之间,张开血盆大口,倾吞着天地之间的一切事物......

一剑隔世,所谓一剑,可以隔世,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已经说明了,已经踏足“耀星圣人”这至高境界的魔神浪天涯,对于自己的这隔世一剑,已经有了无与伦比的信心,可以将一切斩断,生死相隔!

诚然,凌霄现如今不过只有耀星境界顶峰的修为,照理说,还不能如此轻易的推动“一剑隔世”这一招,但是,好在,他有神魔之手和戮神剑在,这两股力量加在一起,推动起来的“一剑隔世”,虽然还无法和魔神浪天涯亲自出手相比,却也足以堪比任何一个碎空神魔级别的高手了。

偌大的世界,都好似被生生的分割成了阴阳两份,视线之内,只剩下单调的黑白二色,那一道剑光赤红,飞驰在这纯以黑白二色的世界之中,虚空破碎,天地暴动,无边气浪,如一道红线,推进而至。

在这一道剑光之前,仿佛除了被撕破的虚空之外,其他一切的一切,都不能存在,仿佛,天地之间,任何的事物,都无法阻挡这一剑,这隔世的一剑!

伴随着一片璀璨夺目的炽烈光芒,瞬息之间,剑光过处,妄澄空沸腾魔血铸就的异界魔族之躯,直接便是给一截两凌,好在,他心知凌霄此人厉害,早在凌霄出剑的瞬间,他就已经做足了准备,这才得以在身躯被斩断的瞬间,拖着一截残躯,迅速的向后飞退,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嗤――嗤――”接连着数到精纯凌厉的剑光,呼啸着撕破长空,数百丈长短的剑芒,带着无穷的威势纵横开来,连空间都被斩破,尹玄九将这数道乃至是十数道的凌厉剑光相互叠加,但是,却仍旧抵挡不住凌霄的这一记光剑。

一剑隔世。与剑二十三一样,这种剑招,已经不再纯粹是剑术、剑法,而是一种剑道,运剑之道而杀敌,虽然无形无质,无招无式,但也正是因此。面对这一剑的敌人,几乎根本无法破解。

剑光飞驰,天地分割,瞬息之间,便是已经绞碎抵挡上来的层层剑芒,冲破了重重的阻碍,斩在了尹玄九的身上。

这一道剑光凌厉,威势太强,就连发动这一剑的凌霄都把持不住,只能仍凭这道剑光。在贯穿了尹玄九的身体之后,继续向着天上推进而去。眨眼之间,便是来到了那几个正在交战的绝顶高手身前。

“快闪!”枯木老人很没风度的一声大叫,旋即脱离了战场,以快急无比的速度,瞬间避开了这道剑光的路线。

孙痕和方悦二人,对于枯木这老家伙,显然都有着一种莫名的敬畏。听见枯木开口的瞬间,他们也是各自抛开正在激战的对手,将自身的速度开到极限。飞速的闪避开来。

相比之下,反倒是内域这边,尹玄一和水笙二人,一时触不及防,来不及退避,眼见着剑光铺天盖地一般的席卷而来,连忙争相出手,水光、剑光,刹那之间,翻滚着涌现在高空之上,径直迎着剑锋遮挡而下。

“轰!”剑光威势迅猛,凌厉之极,即便是连斩两大顶尖高手已经消耗了不少的力量,但是剩下来的依旧不可小觑,这瞬息之间爆发出来的力量之强横,饶是水笙和尹玄一都抵挡不住,感觉像是有偌大的力量惊涛骇浪一般的疯狂席卷撞击而来,整个人,根本吃不住这股大力,眨眼便被直接的掀飞了出去。

剑光硕硕,如涟漪一般,还在不断的向着高天之上推进,风云都被直接一剑斩断,一道道的空间裂缝,争相的爆发开来,耀眼的银色光芒,天空之上不断地闪烁着,向着四周蔓延延伸,不知几百丈长短。

“噗!”身子一颤,尹玄九有些不敢置信的低下头来,目光所及,但见自己的胸膛之处,由左边肩膀开始,向下,划过心脏位置,一直延伸到了右边小腹,一道殷虹的血线,还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嗤――”突然,一蓬耀眼的血光,猛地从这道血线之中爆发出来,如喷泉一般,洒满了半空,伴随着尹玄九那从天而降的尸身,纷纷扬扬的飘洒而落。

“砰!”从千丈高空摔落,即便是强横如尹玄九这种还道境界顶峰的超级强者,尸身也摔得有些模糊,但是,却依然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到死,都睁大着眼睛,眼中更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剑光消散,瞬间一切异象消失不见,众人见到凌霄这一剑之威,不由得为之震惊不已:“我的天,这凌城主的剑法,也未免有些太厉害了点吧,连内域降临的顶尖高手,竟然也说杀就杀了?!”

“谁敢杀我尹家之人?!”瞬息之间,高天之上,一股比之先前更加浩大的气息,顿时便是如同九天银河之水倒灌而落。

这股气息强横,比起尹玄一、尹玄九二人,又有了极大的提高,就算是水笙和方悦两个同为碎空境界的神魔级高手,都是不能与之相比,当真是浩荡磅礴,如山如岳!

“天啊!又有内域高手降临了,这股气势,好强,是碎空神魔级别以上的绝顶高手才拥有的!”

“看样子,好像是来找凌城主麻烦的,只是不知道,究竟谁能够斩杀对方,毕竟,凌城主的实力,也是登峰造极的!”

耀光城外,地面上的人,顿时便是炸开了锅,他们震惊于凌霄刚才那一剑的恐怖威势,更是吃惊于内域尹家,竟然又有高手降临外域,真不知道,这外域到底有什么,竟吸引了如此之多的内域高手下界。

此时此刻,验证了神魔之手的力量之后,凌霄对于这些纷纭而至的内域高手,早已经不放在心上,是以,并没有表露出过多的震惊之色,一双目光,冷冷的落在那新降临而下的恐怖人影之上。

这人的修为之高,绝不是水笙和方悦这等初人碎空境界的修士可以比拟的,虽然仅仅只是瞬间,但是,以凌霄处在剑心之力震荡境界的眼力,却也不难分辨出,对方的功力深厚,只怕早已经超过了碎空境界的初期,而且,最少拥有碎空三十天以上的强大修为。

不过,对于尹家的人,凌霄是痛恨无比,纵然对方修为强横,威压更胜现在千百倍,他也不仅没有半点惧意,反而更加心中愤怒,口中暴喝道:“你尹家的人又不是天地至尊,凭什么就杀不得?!”

“放肆!”来人虚空之中浮现而出,却是个白袍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威严,周身虚空波动涟漪,无不展现出其强横无比的修为,让人难以测度,伴随着他的一生力喝,无边天地寰宇,都似生出一阵震荡。

“死老鬼,少跟我装腔作势!”凌霄对于尹家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感可言的,再加上适才尹玄九的突然向他出手,更是杀机湛然,眼见着对方出口呵斥自己,当下便即一声冷哼,口中沉声喝道:“不要以为自己的修为高,就可以在我外域肆意妄为,信不信,今天老子就让你死在这里!”

白袍男子闻言,不由得为之暴怒,周身的气势,好似翻江倒海一般,疯狂的向着四周波散开来,周遭的空间都承受不住这股庞然的压力,“咔嚓”一声,迸爆开来,“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存心找死不成?!”

“找死?哼.谁找死还不一定呢!”枯木老人半空之中一声冷哼,虽然来人修为强横,但他却似没有半点的惧怕之意,口中冷冷的话语径直响彻了天际:“尹家的老鬼,私自闯人外域,你已经犯了大戒,按照当年的约定,你应该形神俱灭!”

“哈哈哈哈...”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白袍男子顿时一阵大笑出声:“想杀我,难不成由你出手吗?真是笑话,我尹天忠的性命是那么好取的吗?外域没落数千年,你以为还有实力与我们内域抗衡吗,就算是我尹家一方,也足以将外域覆灭,你别忘了,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凭实力说话的!”碎空境界三十天以上的强横修为,即便是在神魔横行的上古时代,也算得上是顶尖高手,也难怪他这么自信满满了。

枯木冷冷的看着白袍男子,淡然出声道:“你错了,我枯木不过老朽一个,自然是杀不了你的,不过,我虽然杀不了你,却不代表别人不行,你窝在内域的时间太久了,真以为外域的高手都死绝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远空之中,一阵急促的破空之声传来,却见,之前拖着半截身体狂奔逃走的妄澄空,此时此刻,又快急无比的倒飞了回来,脸上的神色,比起刚才,还要慌张千百倍!

众人正自惊异之间,远空之中,一声暴喝,惊天动地般传来:“异界魔族,竟敢侵人外域,找死!”

“异界魔族,竞敢侵人外域,找死!”伴随着这近乎突如其来的大喝之声,一股强横到了极点的威势,当即便是铺天盖地一般疯狂席卷而来,这股气势甚至比尹天忠来的还要强横许多,瞬息之间,在场的几乎所有人,无论修为高低,都是禁不住的为之身子一颤,连呼吸也不自觉的感到有些困难。

与此同时,在另一侧的天际,两道凝练犹如实质一般的目光,自虚空之中斗射而来,须臾之间,便是已经贯破长空,肆无忌惮的扫过全场,一声令人感到心惊胆寒的冷哼,旋即响彻全场:“哼!我倒也看看,你们尹家现在,实力究竞强横到了什么地步,一个区区碎空中期的修士,竞然也敢在我外域如此嚣张!”

毕竞是曾经与内域等同的位面,数千年之前的上古时代,更是作为征伐天道的主力所在,可想而知,外域的实力底蕴,当年很有可能还在内域之上,只是因为遭到算计,在伐天之战之中损失过大,所以,这数千年来,外域的高手才一直都潜藏不出,如今天地异变出现,这些老不死的,自然就都一一的冒了出来,尹天忠这句话,实在是有些狂妄过头了,惹得这些老不死的,也大感不快。

恐怖的气息,再度铺天盖地一般的席卷而来,夹在这中间的一众外域高手,这个时候,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当机了,以往他们苦心修炼,都是为了度过“四九天劫”,达到耀星境界,好飞升内域。可是现在,他们才发现,原来,这外域,也并不是如同想象之中的那般不堪,甚至,潜藏的顶尖高手无数,深不可测。

不同于尹天忠的实力强横,尹玄一和水笙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是忍不住的为之一阵苦笑,没有想到,凌霄一剑斩杀尹玄九,竞然惹来了这么大的风波。虽然他们也都听说过,外域的水很、深,很浑,但毕竞没有亲眼见识过,难免有些不相信,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这一切,比自己先前听说过的,来的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凌霄此时此刻,也是忍不住的眉头暗皱,说实在话,他其实并不知道外域之中竞然还有着这么多的绝顶高手潜藏,之所以敢和尹家的碎空级高手放对,那是因为,他自己实力已经不错,再加上还有剑神西门吹雪和傅红雪两个超级保镖就隐藏在不远处的虚空之中,若以才敢如此肆意。

“你们都还活着?!”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两股气息的横插而人,饶是强横如同尹天忠这样的神魔级强者,也是忍不住为之吃惊不已。

“哈哈哈哈我们都还活着”一阵凄厉的大笑之声,旋即回响在周遭虚空之中,却是充满了悲戚之意:“当初踏上通天之路,在九重天上与天道决战,最后关头,你们内域的人突然撤走,留下我们与天道同归于尽,你们当然以为我们都死了,哈哈哈哈都死了,是不是”

通天之路、九重天上、决战天道那悲戚无比的声音,似是诉说出了上古时代惊天大劫一些隐秘,也似是外域没落的根本原因,听得下方的一众外域高手,都有些莫名其妙,惊诧不已。

这是上古时代诸天万界崩碎之后的最大隐秘,显然即便是来自内域顶尖大势力的尹玄一和水笙,乃至是方悦,都不知道,所以,在闻言的时候,难免感到有些不敢相信,但也无法质疑。

尹天忠则不同,他毕竞是绝顶的碎空级高手,虽然未曾有资格参与当年的伐天之战,但却也知道一些秘闻,所以,这一刻,他不由得慌神了,所示那些强人真的出手,即便是他,只怕也绝无什么抵挡之力:“这位前辈,关于当年的伐天之战,晚辈并不清楚,此次擅闯外域是我不对,但是这人擅杀我尹家的人,却不能就此罢休,这是私人恩怨,还请前辈不要插手其中,来日我内域尹家,必有重谢!”

“内域尹家,你这是拿尹家来压我,哼!就尹乾天那个老鬼,五千年前老子宵玄便不曾怕他,莫不是他以为,五千年后,老子就一定要买他的帐?!”虚空之中的声音,浩荡绵延而下,却是丝毫不做半点让步。

“你想怎样?”尹天忠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无穷真元,已经被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完全调动起来,虽然,他的修为很是深厚,但若是面对宵玄这种未知的上古绝顶高手,却还是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但宵玄却似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是口中嘿嘿一笑道:“别着急嘛!老夫自持身份,倒也不会和你动手,只是,有个人,她对你们内域的高手,那可是恨之人骨,她这就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嘿嘿”

霎时之间,天空之中,一道道的气势交织,这些上古外域绝顶高手的出现,顿时便是使得整个场面,变得气氛凝结起来,但是,人人心里都清楚,这种凝结出来的宁静,却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预兆。

“唉”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一声落寞的叹息突如其来,响彻天地,紧接着,一个略显迷茫的声音,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这话语虽然很低沉,但却在整个天地之间悠悠回荡不休:

“当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黑暗,吞噬了大地,生命,在血海中哭泣,梦太久了,我好像睡去了一万年,人未醒,却和你永隔东西”

刹那间,天空之上的所有绝顶高手都是忍不住的在这瞬间脸色大变,一般的修士也还罢了,他们修为不足,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是,修为在耀星境界以上的几大高手,尽皆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语的恐惧,那一阵叹息吟唱,看似不着边际,却又像就在他们白勺耳边轻声发出,令他们根本无法捕捉到声音的来源。

耀光城外地面之上的那些外域高手们,顿时又忍不住的为之一阵sā动,当他们见到半空之中那些内域外域绝顶高手都在这一刻满脸凝重神色,哪里还不明白,这声音的来源,必然也是一个更加厉害的绝顶高手,但是,无论他们白勺目光在半空之中怎么寻找、,却都是一无所获。

“仙人境界顶峰的超级强者”与西门吹雪等人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凌霄对于这种等级强者的气息十分的熟悉,他设计这场两大公会的争斗,本以为,最多也就是引得一些内域高手下界,却没有想到,不仅仅许多隐藏的外域高手来了,连那些外域的上古高手都来了,这一番,真是出现了太多的意外。

凌霄以神魔之手紧紧抓着戮神剑的剑柄,静静地望着下方的耀广场,虽然,看起来一副平静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内心却已经是波澜起伏,因为,他知道,被镇封在耀光城下的那个强大的存在,可能已经挣脱了束缚,而且,很快就有可能冲出地面。

只是,平静的场面足足持续了好一会儿,那一声叹息,却像是风云一般消散不见了,耀光城的上空,那一柄长刀裂空,不知斩向了何处,但紧接着,又有十数柄一般无二的长刀,自地下涌出,绵延千丈的刀光,将天穹都彻底的撕裂!

尹天忠此时已经不再与那宵玄对峙,而是放开了两大目光,精光流溢之间,冷冷的扫视着下方耀光城所在的位置,想要寻找那发声人地气息,但是,让他失望了,尽管他已经倾尽了全力,可惜,到头来还是毫无所获,这让他本能的感觉道自己的心中止不住的泛起一股凉意,那人的恐怖修为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难道家主这一次搞错了,我根本就不该降临外域?!”很快,他就忍不住的想起了一个有关外域四大圣城的传说,瞬息之间,他的心里,忍不住的升腾起了一股难言的恐惧,冥冥之中他感应到,似乎即将有什么不好地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

“哈哈哈朱雀,天罗大阵已经被你的离火刀完全破碎,你可以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衣袍之中的诡异男子,突兀的出现在了虚空之中,赫然便是那个将妄澄空生生逼回来的那位。

“老天,又是一个绝顶高手现身,今天到底要出什么大事啊?!”这一刻,耀光城外的外域高手心中忍不住的为之惊赅不已,现如今,就连耀星境界的圣人级修士都不多见的外域,今天,一日之间,竞然接二连三的蹦出了这么多的上古顶尖高手,你让他们,又怎么能不为之惊赅莫名

耀光城废墟之上,无数柄血色长刀,绵延千丈,划破天地穹苍,那成千上百道宛如实质一般的血色光束屹立在天地之间,不知从哪个遥远的时空,牵引回来一**浓郁到了极致的天地星气,大地之上的那一道道的裂缝,也正如火山爆发一般,不断地喷涌出一股股的浓郁星气。

一时之间,宛若浓郁雾气一般的天地星气,将整个耀光城的所在,渲染的犹如梦幻仙境一般,让人一眼望去,神魂都忍不住为之震荡,眼前开始出现种种的影像,目光也随之变的渐渐迷蒙起来,如梦似幻,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天地枯寂,而后又繁盛,在衍化,在生灭。大道清虚,空灵而又变化莫测,永不寂灭,这种种莫名异相的接连呈现,让人见了、既沉醉,又茫然,陷人到昏沉的状态,恍惚间,似有一种迷蒙的声音在心间回荡波散开来:

“当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黑暗,吞噬了大地,生命,在血海中哭泣,梦太久了,我好像睡去了一万年,人未醒,却和你永隔东西....”

地上的一众外域高手,还处在梦幻之中,但是,天空之上的那些顶尖高手们却在这刹那之间清醒了过来,一个个的,这些内域外域的顶尖高手都是忍不住的为之心中惊诧,知道,耀光城地底之下的那个神秘存在,只怕是真的要现身了。

凌霄更是忍不住的一个颤栗,明明天空之中的温度已经越来越热,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股寒气直往外冒,耀光城之下那神秘的恐怖存在,再次发出了声音,对方就像是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此时此的他,距离地面是最近的,所谓,声波自地底浩浩荡荡传荡上来。他却是感受最深的一个,甚至于,这个时候,他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实质一般的涟漪,正波动着从地底之下浩荡而出,而后,这一丝丝的涟漪慢慢的扩大。最终化作一蓬惊涛骇浪,翻滚着激荡开来。

德州市中医院怎么样
伊春市友好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酒泉牛皮癣专科医院
无锡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