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穿越之医者仁馨 第四十二章 似去

2020-01-16 22:07: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之医者仁馨 第四十二章 似去

白仁馨睁眼瞅着那破空而去的舞姬刺客,她目标很直接,只面向小皇帝,飞去若闪电,而那些一拥而上的卫军们,却都太慢!

若是那薄刃插入小皇帝咽喉就什么都晚了!

白仁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却没想小皇帝双眼聚光,直面那个蒙面舞姬,嘴角浮上一丝嘲笑,他面容似天际云后一张直垂而下的神脸,带着对世人那些徒劳无功努力的嘲讽。

不错,就是嘲讽。

很快,白仁馨便知道了为什么。

小皇帝一把抓过坐在他右侧的叶云天,挡在自己身前,一边高呼:“爱卿护驾!”

这一瞬便将自己的危险转移到了叶云天身上!

那舞姬刺客就是想杀皇帝,剑刃也要穿过叶云天才行。

短短两秒间,阴谋诡谲便在无忧宫大殿蔓延疯长,滋滋地成为了遮光的蔓藤!

看着原本向着小皇帝而去的寒刃如今向着她在意的那个人而去,白仁馨忍不住“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可是……

太远!

白仁馨这一刻心急如焚。

但她很快发现一切焦急担忧都是不必要的。

叶云天似乎是对小皇帝的举动早有所料,寒刃近在胸口,他却不急不惊,只单手抬起,透明而饱满的指甲“叮”的一弹那薄若冰片的寒刃,那舞姬刺客便如同受到猛力撞击,一下子震退了几步,面如金纸。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她一退步,黄北便带着无忧宫里的侍卫一拥而上!

然而,他们却还是慢了,不等那些侍卫近身,那舞姬又一次腾升而起,在一个恰好的角度,化作一条狰狞的恶蛟,刹那间掠到皇帝头顶上空,手执长刃从他头顶如金钟罩一般想要直贯而下!

皇帝面色终于一冷,薄怒颜色浮上眼眸。他怒斥一声:“混账!”便抬手,对着那舞姬刺客就是虚空一掌!

“唔!”地闷哼一声,那舞姬受到那一掌化成的气波,面色一变就颓然从半空中掉落地面,“叮当”声起,那薄刃也掉在一边。

舞姬刺客跌坐在地之后就“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伏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原本蜂拥而上去往殿中央的侍卫又纷纷转身朝着那舞姬刺客一哄而去。

这一次,他们成功地抓住了这舞姬。

白仁馨的心也终于放下来。

黄北黄南也迅速地聚到了小皇帝和玉妃身边,方才那刺客突起,他们皆是慢了半拍。幸好小皇帝没事,否则……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上下察看着小皇帝,黄南还关切地问道:“陛下,没事吧?”

小皇帝摇了摇头。

他眼角扫过叶云天,那身云纹白衣鲜亮泛着明光,人也不见丝毫慌乱,小皇帝整了整衣冠,随即朗声说道:“还好江南王及时护驾,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说着,他笑着转向叶云天:“多亏了爱卿。”

叶云天笑着摇头,微微屈膝做礼道:“都是臣应该做的。”

好一副君君臣臣的样子,青岚撇嘴笑了笑。

白仁馨摁下“突突”直跳不停的心,刚想上去看看那人有没有伤到,却突然听见小皇帝厉喝:“把她给我带到黑水森庭去,好好审问!”

“黑水森庭”四个字一迸出,那舞姬就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立马变得青白。

黑水森庭?

那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进去只有死路,死前还要受遍所有痛苦!

而且,进入了黑水森庭的暗人,没有一个可以咬紧牙关,不吐露任何信息的!

舞姬刺客的脸立马蒙上了一层死灰,而后像是一狠心做了某种决定一样,她一咬牙,面部肌肉突动,而后便有什么从她喉咙“咕隆”咽下。

“是齿间毒!”黄北大叫了一声。却还是不及叶云天快,他早已飞步上前,想从那舞姬刺客嘴里取出毒来,阻止那舞姬自己了结的想法。

然而,还是晚了。

舞姬刺客突然口鼻喷血,汹涌不止,她嘴里还响动着血液漫进了喉咙的“咕嘟”声。

叶云天手背在身后,忽然后退了一步,平静地看着那舞姬慢慢倒下。

同时看着她倒下的,还有满眼薄怒的小皇帝。

微微眯眼的青岚,以及……

黄家人和面色惨白的玉妃。

那舞姬倒下,恍若一夕间颓败的毒花,盛放过后就是枯败萎极,她脸色黑青,原本白皙的皮肤再不复原本颜色,而秀丽的双眼也在此刻暴突而出。

无忧宫大殿内,一时安静。

没人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更没有人在小皇帝发怒的强压下说话。

生怕触怒了皇帝而殃及自己。

最终,还是小皇帝自己开了口。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对着黄北就是威严声色:“查!”

“是!”

黄北当庭受命,立马单膝跪地,庄严地对着小皇帝做礼。而后,转身,想要带走那一群满脸不安的舞姬和乐姬。

看着那些身着霓虹色纱衣妩媚到了极致却又不停瑟瑟发抖不复婀娜体态的舞姬、乐姬,白仁馨心里忽然开了个缺口。一种怜悯感顺着那缺口攀爬直上,瞬间布满了她心房每个角落。

同伴中的舞姬里有刺客,这些伶人又是否能够独善其身?

怕是不能的。

她们,也只能作为这不知谁主导的宫廷游戏里的炮灰,无故牺牲罢了。

白仁馨突然叹了一口气。

从最初见那舞姬死亡的惊诧中她迅速回复过来――经历过顾三哥家的事,她早已明白她穿越而来的这个朝代是人治的社会,没有法律规定的约束,人命就可以贱如草芥。

但,她虽然不是悲天悯人,却也不是铁石心肠。

当下张口,白仁馨想为这群舞姬谋一条生路。

“陛……”

“陛下,夜色渐深了,不如就此宴散,如何?”

打断了白仁馨的话,听着那刺客消息传出带来的御林军的聚集的脚步声,叶云天眼角微动,作出了进殿以来的第一个提议。

他今夜临时赴宴,确实是有过借宴杀了小皇帝北辰风的想法,但,后来还是因为是她的庆功宴而放弃。方才见她眼生怜悯之色张口欲说什么,他立马就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凝神调息,感觉指尖恶寒传来顺着经络而上,辣至心脉,他只想迅速离开这里,而她却正在往枪口上撞。

而他,又不能放任她这般。

低头,叶云天艰难吸气,继续微微调息。

青岚看了看打断白仁馨说话的江南王,眯眯眼,瞧了瞧叶云天那已经发着青尖的指甲,不动声色。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
花垣县人民医院
长春牛皮癣治疗费用
海南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泰安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