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千金-益母颗粒野生長江刀魚瀕臨滅絕背后的生態悲歌

2020-02-15 21:5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野生长江刀鱼濒临灭绝背后的生态悲歌

春风又绿江南岸

2012年4月3日,清明节前一天在渔政一线干了20多年的曹剑屏,高声告诉:“今年绝对是江刀(即长江刀鱼)产量最低的一年”

据他介绍,从3月1日至4月2日,江苏省常熟市浒浦镇江海大队的24条渔船只捕到七八条规格以上(指每条至少二两)的长江刀鱼

曹剑屏是江苏省常熟市渔政站浒浦渔监分站的前负责人20多年来,他亲眼见证长江刀鱼从满江满船到如今近于灭绝

刀鱼,学名长颌鲚,又称刀鲚,与河豚、鲥鱼并称长江三鲜,是一种洄游性鱼类刀鱼性成熟前一般生活在近海中,被称为海刀性成熟后多数刀鱼会进入通海江河,逆流而上产卵繁殖,进入长江即被称为江刀江刀完成繁殖后返回大海,再次成为海刀有些江刀因种种原因被阻断在通江的湖水中繁殖,被称为湖刀

海刀、湖刀味道较差,江刀也只有在清明节前后,才是美味,江苏当地说法为“清明节前骨如酥,清明节后骨如铁”原因是此时的江刀盐分褪尽,正处性成熟期长江下游沿岸居民也因此自古有清明吃江刀的传统

2012年清明来临,长江沿岸皆传出江刀“消失”的消息稀缺催生天价,二两以上江刀每市斤价格飙升至七八千元,饭店更是开出万元以上的价格4月2日,江苏省张家港市永联村,一条长45.3厘米、重325克的2012年“长江刀鱼王”,拍出了5.9万元的天价,相当于每克182元

事实上,江刀曾是上世纪70年代以前长江淡水捕捞业的最主流品种,业内曾有长江第一鱼之说,它一度占到全长江年渔获量的35%至50%在江苏段,曾一度占到70%

从上世纪70年代末至今,三十几年间,江水污染、产卵场破坏、江湖人工阻断和失控捕捞等,导致包括江刀在内的众多长江鱼种种群衰竭、濒危甚至灭绝

中科院院士、着名鱼类学家曹文宣近年一再疾呼,如再无断然措施,不用40年,长江鱼类可能全部灭绝,长江会成为一条空江

江刀难觅

4月3日,财新又见到常熟市浒浦镇江海大队的老渔民陈褚生此时正值捕捞刀鱼黄金时节,又有每斤七八千元的价格诱惑,但大半辈子捕鱼为生的陈褚生兄弟,却连日在家中睡大觉,或在村中闲逛

68岁的陈褚生告诉财新,今年他捕刀鱼的“战绩”有史以来最差30多天时间里,共驾船捕刀鱼三次,两次是空,最近一次即4月2日,终于捕到两条刀鱼,但总重只有三两六钱,两条鱼均属于规格以下,最终只卖得200元兄弟俩为此却付出数千元捕鱼成本

七年前的2005年4月,财新曾登上陈褚生的渔船,在苏通大桥附近江段与陈氏兄弟一起捕过一天江刀彼时江刀已有“失踪”之说,但那一天,陈氏兄弟共捕得大小江刀30斤,在那一年的整个刀鱼季,陈氏兄弟总计捕得300余斤江刀

在陈褚生这位老渔民脑海中,有一张清晰的江刀产量表1973年以前,鱼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长,船是摇撸船,清明前后,一下去,最少能捕到200斤江刀,最多时能有600多斤1973年后,江刀一年比一年少1995年一能捕四五十斤,到1997年一只剩二三十斤到2002年,一下去,就只有一条两条了

下降的不仅是数量,捕到的江刀也一年比一年瘦前述六两多重的2012年“长江刀鱼王”,在上世纪70年代是常见的,陈褚生本人也曾捕过如此重量的江刀他告诉财新,当年江刀重量普遍在二两五以上,二两五以下的较为少见,而现在规格的标准已被迫降至二两

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的权威资料显示,1973年长江沿岸江刀产量为3750吨,1983年为370吨左右,2002年的产量已不足百吨该中心资源研究室主任施炜纲认为,2002年到现在,由于监测站很难监测到江刀,所以无法统计,但数量逐年减少是肯定的

“2012年的数字,最终比零多不了太多”,施炜纲说

消失之惑

多年研究长江刀鱼的施炜纲认为,江刀从长江第一鱼到今日之濒于灭绝的原因,由于学界缺乏专门研究,很难说清楚;但长江环境问题和不科学的捕捞应是主因

“最近三四十年,我们对江刀一直是拐点之下的捕捞”施炜纲认为,不科学、失控的捕捞,对江刀种群数量有极大影响他解释称,拐点之上的捕捞,是指当年捕捞后,所捕鱼种数量在次年仍可恢复至原种群数量;而拐点以下,是指当年捕捞后,次年种群下降

但施炜纲不认为过度捕捞是江刀近乎毁灭的主因,因为近年长江沿岸渔民对江刀的捕捞量连上世纪70年代的零头都不到“主因应是长江江水环境的改变,其中包括江水污染,以及水利设施对产卵场的毁坏”

知名水资源专家、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告诉财新,近三四十年,长江纳污总量一直是全国第一,1999年超过200亿吨,目前已在330亿吨以上,“每年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污水,注入长江”

翁立达说,近年长江全段平均水质在二类以上,但长江有一个严重问题是城市污染带的长期存在

上世纪80年代,监测江段的污染带长400多公里;1992年,污染带增加至500多公里;2003年以后,污染带则延伸到600多公里据称,污染带水质大多劣于三类

江刀很难穿过不符合生存需要的污染江水段,洄游的路线在近几十年一再缩短从长江口至湖南洞庭湖,自古皆为江刀出产地,到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湖南湖北江段的江刀已消失两三年后,江西江段的江刀难觅踪迹1996年左右,安徽江段也无法形成江刀鱼汛1997年左右,江苏南京段没了江刀鱼汛目前,长江全江均没有江刀鱼汛

此外,长江上众多水利设施对产卵场的毁坏,也是江刀近乎灭绝的重要原因据多位鱼类学者研究,江刀产卵场地主要在洄游路线上的入江河流与江水交汇处,即水流较缓的河汊地带但近三四十年,此类地带大多数被建设为水闸等水利设施,不少产卵场地的江底都被人工硬化

生态悲歌

污染、产卵场破坏与过度捕捞之下,被毁灭的不仅是江刀长江第一鱼消失背后,是整个长江鱼种的全面衰竭

与江刀并列长江三鲜的长江鲥鱼、河豚,虽然未被官方宣布灭绝,但也有十余年未被各江段渔业监测站或渔民捕到老渔民陈褚生从1995年后就再未在长江中见过鲥鱼,河豚见不到的时间就更长了

长江沿岸城市酒楼饭肆仍然叫卖这两种“江鲜”,但那是人工池养的外国品种

凤尾鱼又称凤鲚,是长江中江刀之外最重要的经济鱼种,渔民自古有“春捕刀鲚(江刀),秋捕凤鲚”之说仅以长江口为例,上世纪70年代年产数千吨的凤鲚,到上纪90年代还有2300余吨年产量,但2005年后,产量已不足千吨2005年前后,为了保住一定数量的凤鲚,凤鲚在江苏等江段,享受到与江刀同样的“待遇”除特许捕捞期外全面禁捕

长江四大家鱼即青鱼、草鱼、鲢鱼、鳙鱼,近几十年也处境不妙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副所长陈大庆,多年来跟踪研究四大家鱼,发现四大家鱼种群下降严重湖北江段是四大家鱼主产区,上世纪60年代年均产苗83.6亿尾,到上世纪90年代,年均产苗只有6.6亿尾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副所长陈大庆告诉财新,近年来,国家没有再拨钱对四大家鱼数量进行统计,但数量直线下降是肯定的

据陈大庆介绍,中华绒鳌蟹也曾是长江中重要的天然鱼种,上世纪80年代年均产苗1.18万公斤,到2002年产苗仅有40公斤施炜纲对这种野生大闸蟹也有过研究,“这种蟹也是洄游类动物,消失过程与江刀很类似1992年在湖北武穴江段还有,仅10年多一点时间,就只剩下上海江段有了”

长江上一些特有珍贵鱼种也面临消失或灭绝2006年8月,国外媒体《独立报》《卫报》和BBC等媒体报道称,白鳍豚成为第一个由于人类行为导致灭绝的鲸类动物

中国官方至今未承认长江白鳍豚灭绝,但自2002年以来确未发现长江白鳍豚

陈大庆透露,据2002年前后的渔业研究,长江水系中有鱼类370种,但近几十年渔业资源量下降严重1954年长江流域天然资源捕捞量达45万吨,1960年前后下降到26万吨,到上世纪80年代下降到20万吨左右,至2002年仅剩10万吨左右

2002年之后,由于研究经费原因,国家渔业部门未再公布过长江的天然渔获量数据“但肯定下降严重”陈大庆认为,现存长江鱼类,相比过去,呈现小型化、低龄化趋势,代表其繁殖能力下降,种群质量下降

施炜纲则告诉财新,从经济角度看长江,可以说长江的渔业价值已不大2002年以后,长江上除了对江刀、凤鲚、鳗鲡和大闸蟹等少量鱼种特许捕捞外,其他鱼基本上限捕了“但就算不限,在长江捕鱼,由于江中所剩无几,渔民想靠捕鱼赚钱,几乎不大可能了”施炜纲的语气中满是无奈

长江之忧

着名鱼类学家、中科院院士曹文宣研究淡水鱼类已有50余年历史近年面对媒体时,他多次发声称:“如果按照现有的速度继续衰退,40年之内,长江淡水鱼类有可能灭种”除了前述污染等原因,还有这些鱼类中具有繁殖能力的亲鱼数量减少严重,以及幼鱼资源被破坏严重

保住现有野生种群至关重要江刀人工繁殖试验已进行30多年,但一直没获成功,一旦进入池水之中,不再参与洄游的江刀品质与湖刀无异,且难以性成熟,成为无繁殖能力的“老头鱼”

陈大庆近年则一再呼吁,在长江水系中有条件的地方多建鱼类自然保护区

然而,鱼类学者的呼吁至今尚未从本质上影响官方据数次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长江流域湖泊大量消失或面积缩小,长江仍在继续人工化进程当中

葛洲坝、三峡大坝等拦江水坝的相继建设,则让众多珍稀鱼类领地一再缩小最新一例,重庆小南海水电站建设,使长江上游最后一个珍稀鱼类保护区面积缩水,名存实亡

江苏省淡水水产研究所资源室副主任张彤晴表示,渔政部门近年进行人工繁殖科技攻关,在已成功的部分主要鱼种上,实施有步骤的人工增殖放流,取得了一些效果

“但还是没改变鱼类衰退的趋势,长江中生物多样性仍在持续下降,鱼类小型化、低龄化趋势仍然存在,我们估计这还是江水污染等大环境因素造成的”张彤晴说

舒筋活络用什么药好
小儿手足口病怎么用药
颈动脉斑块吃通心络好用吗
新生儿黄疸的护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