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劫修传 1963章 唯有苍生放不下

2020-01-16 15:0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963章 唯有苍生放不下

这新域若是以阿神陀手脚为垒,又怎能易主人死界亡,难以为续,不想阿神陀亦是深谋远虑若此。

由此瞧来,阿神陀建域之时,已对天罗尊者心有防范,虽不能说是刻意为之,但阿神陀性情之刚烈,由此亦可见一斑。

天罗尊者闻言大皱眉头,阿神陀此举,可谓给他出了个极大的难题了,难怪他今日一再退让,瞧来极是不堪,实不合世尊风范,原来却有这底牌在。

若说解决此事,倒也不难,只需将阿神陀毁身存魂,再噬了这道元魂,那新域自然便属天罗尊者所有。但天罗尊者身为世尊,行事怎能不循天道。

阿神陀为建新域,诛杀甚多,结怨无数,天罗尊者之所以纵其所为,不闻不理,也是想让阿神陀积恶于世,到时挺身而出,以大义责其非,方才能趁机夺域。但阿神陀毕竟劳苦功高,若是毁其身,噬其魂,夺其域,天罗尊者又有大义可言,若世人皆谓天罗尊者是阴险小人,又如何服众,若不能得万众尊崇,反落了个骂名,则夺其域又有何益

就见阿神陀似笑非笑,神态谦恭,但心中那讥讽之情,天罗尊者却能瞧个分明。

片刻之后,天罗尊者淡淡的道:“阿神陀,你近来可曾觉察心惊肉跳,玄关难入,天灵处常常涌来天火,涌泉处时有针刺之苦”

阿神陀皱眉道:“便是如此,又能如何”

天罗尊者叹道:“我是瞧着你一步步自昊天行来,只是你那时虽是性情刚毅,百折不挠,但毕竟福缘有限,所修功法着实不堪,这才将这大绝灭神功传你,奈何这神功虽好,却着实有个极大的缺陷。”

阿神陀已觉察出此言的阴毒之意,冷冷的道:“那又怎样”

天罗尊者道:“大绝灭神功修行极速,威能无穷,只可惜毕竟违逆天地,越修到最后,越为天地所不容。到最后免不得身死魂灭,遭万千天劫。听闻那罗无寂亦修此功,可惜,可惜。”

阿神陀手足不由轻颤起来,原来那天罗尊者之阴险,竟是远超想像,阿神陀饶是枭雄之性,至此也是胆寒。

天罗尊者温言道:“阿神陀,你为救苍生,这才不得不修大灭绝神功,只盼早日创建新域,挽五界于即倒。奈何既修此功,因果已定,免不了最终遭遇天劫,若是就此殒落,本座怎能忍心。“

说出这话时,就见界中修士齐齐震惊,原来黑偶已收了界域,好让诸修听闻,而既然天罗尊者敢于公开谈及此事,可见其早就胸有成竹了。而诸修听到阿神陀修大灭绝神功必遭天劫,又怎能不惊

那天罗尊者又道:“好在欲破此劫不难,那原道友炼成一件奇宝,名叫司命灯,以我与原道友交情,若讨此灯,想也不难。阿神陀,你只需将一道元魂寄于此灯之中,便可借此灯威能,再修肉身,等你他日重修神通,再返仙庭,这新域我自然还你,此域本是你所创,我暂时取来,替你维持罢了。“

阿神陀忍不住哈哈大笑,然而其笑声之中,却已是无限悲凉,同时心中惊骇之情,更是无以伦比。

原来自己虽是百般设防,天罗尊者仍是棋高一招,此计竟将原承天也算计进去了。

天罗尊者若是以救阿神陀之名去借司命灯,试问原承天怎能不给,若是不给,便是坐视阿神陀身亡魂灭,那原承天苦心经营的天道之修,大义的形象,就此化为泡影,若是借了此灯,不光断了原承天一条退路,也绝了阿神陀与新域同生同死的大计。

那天罗尊者只需在司命灯里略做手脚,自己就算肉身重修,又何时才能修成大道,就算侥幸修成,那时天罗尊者已掌执新域多年,必培植党羽无数,凭阿神陀孤身一人,又如何撼动其根基。

这时界中一修飘身而出,向上揖手道:“界主,那天罗尊者此言,的是一番好意,界主修这天灭绝神功,虽是为了苍生不得不如此,但此功必遭天劫,实难躲避,我等私下议论,也常为界主担忧。幸有天罗尊者肯向原承天借来司命灯,若此事可行,我等皆替界主欢喜。”

那界主原是新域诸修对阿神陀的称呼,一来显得亲近,二来称阿神陀为界主,也是摆明立场,视阿神陀为新域的当然之主,阿神陀对此称呼也甚是喜欢。

阿神陀听坎离真君说出这话来,知道天罗尊者的言语,已然打动诸修,那坎离真君说来如同自己的弟子一般,向来以自己修这大灭绝神功为虞,今日说话,其心极诚。可见已被天罗尊者迷惑了。

阿神陀暗自叹息,知道天罗尊者这一石二鸟之计极是厉害,自己若是推托,反倒不合情理。原来那天罗尊者布局如此深远,就连原承天炼制的司命灯,也早在其算计之中,细细想来,着实怕人。

这时诸修之中又有人出班劝道:“界主,尊者之言,极有道理,趁着此时神功尚未反噬,天劫未显,正该动用司命灯重修,界主只管放心,那司命灯颇为神奇,便毁了肉身,功法不失,也就是数年间,界主神通便可尽复了。”

阿神陀瞧向那人,原来是界中三正御之首的抱朴子,此修跟随自己最久,那是自己最亲近不过的,且此修向来仁德,此刻开口,也是一片诚心。

阿神陀暗道:“天罗尊者早布下着着妙棋,我措手不及,又怎能是他的对手。如今若不应他,反显得我恋栈尊位,放不下权势了。幸好我阿神陀亦是早有所防。”

想到这里,便微微一笑道:“世尊思虑周全,足见苦心,阿神陀怎敢推却好意只是界中诸修,皆是我亲近部属弟子,若见我身死命殒,难免心伤,不如且到虚空之中,再定此事。”

天罗尊者闻言一笑,知道阿神陀已是智穷计拙,只好放手一搏了,只是若在这新域动起手来,必将损伤此域,那新域是阿神陀毕生心血,阿神陀怎忍瞧见此域残破。

天罗尊者道:“此事的确不宜在这域中办理,既如此,本座先行一步,便在这域中等候你罢了。“

说到这里,天罗尊者手拂一道清风,将五偶一卷,刹时出了新域。

阿神陀向那须弥山人挥了挥手,道:“山人,我知你向来我对忠心,此事你便来伴着我,那司命灯转命重修,实有种种凶险,便由你来替我加持。“

须弥山人躬身应道:“自当为界主加持。“

阿神陀又转向抱朴子道:“我便借司命灯转世,少则三五年,多则七八年,必然重回此域。无论这新域是何人主持,但为着苍生故,你需替我尽心维持,不得有误。“

抱朴子道:“界主只管放心,界主暂别此域,不过数年罢了,也就是一场闭关修行。听闻原承天已动用人情,说动大帝老雕共同维护此域,那五界总还有数年维持,界主定然是能赶得及的。“

阿神陀含笑道:“如此最好。“

当下就与须弥山人出了新域,那须弥山人虽也修出道果,但在虚空之中,毕竟难行,还是阿神陀以一道赤光,席卷须弥山人而行。

如此行了数万里之后,便见到远处天罗尊者与五偶已在那里相候了。

天罗尊者见阿神陀神态依旧从容,心中倒有几分敬佩。那阿神陀的每条出路,皆被自己堵死,哪知此修仍是心境如水,禁重天境界怎是他人可比。

阿神陀此番见了天罗尊者却不再施礼,而是转向须弥山人道:“山人,前者我听闻原承天在虚空之中,便想与他一会,那时候我心中着实是存了杀机,只想将其一诛了事。“

须弥山人茫然不知如何应答,挠头道:“原来还有此事。“

阿神陀道:“奈何我正想出手,新域却出现不稳之兆,我心忧新域,只好返回。此事说来甚奇,看来是有人不想让原承天就此殒命了,山人,你可知此事的根由。“

须弥山人摇头道:“着实不知。“

阿神陀道:“你若不知,还有谁知那新域灵垒是我一手一脚制成,域中之事怎能瞒得过我。“说到这里,伸手只一拍。须弥山人本就离他甚近,怎能逃得过,”波“的一声,身子已化为泡影了。

天罗尊者冷眼相瞧,也不理会,只当此事与他无关一般。

阿神陀道:“世尊,那须弥山人本是你安插的眼线,如今你瞧他身死,却是无动于衷,若是天下人知道,岂不心寒“

天罗尊者淡淡的道:“你处置部属,本座怎能管得你所言之事,本座实不知情。“

阿神陀道:“好,好,好,今日你占尽先机,令我束手无策。只是我若当众揭了你的面皮,便是令你坐不稳界主之位,反倒成全了原承天,与我却有何益天罗尊者,我今日隐忍,也是为了苍生。却不是怕你。“

天罗尊者肃然道:“到了你我地位,谁人不是为了苍生。“

阿神陀道:“既是如此,你我一战定输赢,倒也痛快。阿神陀虽无世尊谋算之才,却也并非胸无一策。“说到这里,伸手一拍,只听虚空极远处传来青光一道,那青光之中似有嗡嗡之声传来。

天罗尊者闻此异声,不由面色大变,失声叫道:“你怎的竟将它寻到了“

...

旬阳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泉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银川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梅州治疗阳痿方法
宁夏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