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分答满月从知识分享到八卦偷窥答主躺着赚钱

2019-10-22 06:53: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分答满月:从知识分享到八卦偷窥 答主躺着赚钱?

分答上线快一个月了,这可能是姬十三离他的知识经济梦想最近的一次,也是主打知识分享的果壳离八卦最近的一次。

5月15日,分答上线后,被放到在行的服务号中运行。在分答,所有人可以相互提问。凭借朋友圈的病毒传播效应,分答在几乎没怎么推广的情况下迅速成为爆款。据分答产品运营团队的介绍,5月15日下午,分答上线之后的20小时内,参与者达到了10万人,并在之后的两周内,持续保持着每天10多万的增长量。

躺着赚钱

著名剧作家、络红人史航是分答上的热门答主。截至5月25日,史航是该平台上赚得最多的人,共赚了39908元,有756个回答。他感叹说:睡了一宿觉,醒来发现收入持续暗自增长,人生就这样躺着赚钱了,好突然。我的问题被成千上万人偷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只是默默给我打钱。

如果说络名人在分答上赚得盆满钵盈,和微博上的红效应没有本质区别的话,提问者也能赚钱躺着都能赚钱则是分答和以前众多的知识变现类产品相比,最为创新的地方。

分答设立的机制是:回答者设定自己的价格,提问者向回答者提出问题并付费,会得到一段60秒语音的回答。此外,当语音回答被其他人偷听时,提问者与回答者都可以得到0.5元的分红。

王思聪在分答上被偷听最多的一个问题是:请问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您的人生还有什么买不起的?为了得到这个答案,提问者花了3000元,可谓价格不菲。随后,这个问题累计被22973个人偷听了,每个人花了1块钱,其中一半分给了提问者。最后,提问者还赚了8486.5元一个问题从来没有这么值钱过。

通过分答,提问者、回答者、偷听者各取所需。

一位互联观察者对此分析道:偷听者是整个分答用户生态中的核心,在好奇心、围观心理、追星等各种心态的驱动下,大量地付费围观,顺带实现了一部分我偷窥到了某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的小小满足感;对提问者来说,则是在想赚钱的驱动下,同时搭个便车刷下存在感;至于回答者,大都不是为了赚钱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和粉丝换个方式互动,以获得持续的关注度和曝光率。

从离钱特别远到1亿美元

6月8日,分答团队表示,公司(分答+在行)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估值超过1亿美元。果壳CEO姬十三在接受《上海观察》采访时说,一个东西能爆发出来,肯定不是突然的灵光一现,而是长期积淀的过程。此前,在行一直在做知识的变现,关于这方面,我们有大量的研究、大量的内部讨论和实验。尽管如此,分答的火爆还是超出了姬十三和团队的预期。

上线近一个月以来,分答疯狂地进化着。在行CEO助理吴云飞对媒体说,在行的技术团队在5月1日前搬进了一座四合院,闭关做出了分答。上线以来,员工们已经好几周持续加班,每天将分答迭代个版本。

姬十三一直希望找到一条打通知识和商业的路线,这次,可能是他和果壳距离知识变现最近的一次。过去怎么变现?软文、交易。现在,大家可以堂堂正正地用头脑里的知识来变现。这是个巨大的吸引力。

1977年出生的姬十三,原名嵇晓华,果壳创始人,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后在复旦大学获神经生物学博士。姬十三自2004年起开始科学写作,先后曾在10多家媒体开设科学专栏;2008年4月,姬十三发起公益项目科学松鼠会;2009年,姬十三开始接触投资人;2010年成立果壳传媒,作为公司独立运作;2016年3月16日,姬十三当选2016年全球青年领袖。

果壳成立后,很快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科学爱好者社区,在突发事件出现时,是解释科学现象和粉碎谣言的先锋。但从变现的角度来说,果壳一直没有成功,而姬十三也并不着急赚钱,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果壳一直在做离钱特别远的事情。

2013年,教育平台 MOOC 学院给果壳带来了 IDG 和好未来2000 万美元的投资。姬十三当时说过:果壳至少离钱近了一些。

像许多大型互联公司那样,果壳有内部孵化池,员工有想法就可以在里面做项目

。MOOC之后,果壳又上线了一批项目,如备孕 APP研究生、两性交流 APP知性十五言等,另外还做了一款空气净化器小蛋。

2015年4月,果壳线下约见了应用在行。为了这个产品,果壳另外成立了北京果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姬十三招募了全新的团队成员,包括工程师、市场和运营等。在行诞生时曾被称为现象级产品,许多人称它是知识共享经济的代表。事实是,在行并没有大规模流行起来,更无法与它的零售版本分答相比。说到知识变现,分答利用社交络和支付的方式显然更便捷,也更受欢迎。分答的偷听模式也大大刺激了提问者的积极性。

王思聪,从知识到八卦的分水岭

分答诞生后,姬十三曾对媒体说,果壳的团队和高管还是聚焦在两个事情上:一个是科学传播,一个是知识共享。经过一个多月的剧烈演化后,分答到底是知识分享多一点还是八卦娱乐多一点,成了新的议题。

较早加入分答的一批人如天文物理学家李淼、鹦鹉史航、协和医院张羽等,往往是一些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知识型精英,他们收到的题目多数都是与专业密切相关。

但如今,分答的走向正在逐渐发生转变,罗振宇、佟大为、汪峰、章子怡等一批名人红纷纷加入,转变的分水岭则是王思聪掀起的八卦娱乐最高潮。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您的人生还有什么买不起?你如何分辨女票爱你的人还是爱你的钱?我替几千万适龄女性问吧:请问你择偶条件是什么?在王思聪的回答中,这是被偷听得最多的几个问题。

而从产品机制上看,分答的偷听功能、名人在60秒内真人回答等特点,也确实更加符合八卦娱乐性的内容定位。

对此,分答的用户东东枪曾向姬十三提问:如果分答变得越来越不知识,而越来越社交,当知识的音量被八卦、娱乐、段子掩盖,你会怎么看?

姬十三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们理解的知识平台必须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知识的象牙塔,我觉得在互联开放的边界下是不可能存在的;很多人觉得知识人拥有很多粉丝是见不得光的事情,这太狭隘,当一位知识人拥有更多的粉丝,他说出的话有可能会被更好地理解。我更愿意将在行、分答都叫做时间电商,有效的时间电商占据交易主体的是大信息量,对认知和质地的要求,能解决实际问题的内容,这就是广义上的知识。

有互联观察者质疑说,如果分答一直不能清晰回答他们到底想要面对什么人,通过何种方式稳定持续地提供何种价值的话,分答的发展持续性应该被打上一个问号。

两岁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孩子脸色发黄宝宝脾虚怎么办

广西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呼和浩特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江西治疗性病费用
广西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