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一个被强拆者的8年维权路

2019-08-15 16:4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像冯卫东这样拒绝在补偿协议书上签字的被拆迁户不在少数,记者从他们嘴里得知,为了讨要说法,他们也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通过多种方式维权。

再次站在熟悉的家门口,冯卫东的心头涌上一阵酸楚,百感交集。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到人住的痕迹,院落里矗立着几棵腰粗的大树,树下杂草丛生,到处是垃圾和动物的粪便。院落的南侧还立有一处门楼的侧梁,红砖裸露,满目疮痍,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拆迁背后那悲凉的维权之路。

冯卫东告诉本社记者,这处院落是2001年从他人手里买来的,国有土地面积为428.75平方米,伙巷4 .75平方米,并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从法律意义上讲,他是这处院落的真正主人。

2005年,山东省临清市开始进行旧城拆迁改造,这处院落在划定的拆迁范围内。据临清市新华街道办事处提供的一份材料看,按当时拆迁补偿方案,冯卫东的这处院落面积为428.75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为67. 8平方米,补偿总额为 1427.08元,加上区位价,实得补偿为4490 .08元。

冯卫东认为,这个补偿标准太低,根本没有征求过被拆迁户的意见,况且这处院落正好处在临清市中心,交通便利,升值空间大,这样的补偿金额显然不合理,他拒绝在补偿协议书上签字。

据悉,像冯卫东这样拒绝在补偿协议书上签字的被拆迁户不在少数,记者从他们嘴里得知,为了讨要说法,他们也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通过多种方式维权。

然而,就在补偿协议没有达成的情况下,2005年4月12日,冯卫东的这处院落突然被临清市拆迁办的人强行推倒。

《山东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拆迁人及相关单位不得改变尚未搬迁的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原有的供水、供电、供气、供暖、交通等基本生活条件,不得拆除妨害其房屋安全和正常使用的建筑物、构筑物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暴力、胁迫、欺诈等手段迫使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或者搬迁。强拆的做法显然严重违反了这一规定。

被强拆的第二天,冯卫东拍下了现场照片,这成为房子被野蛮拆迁的证据,也为日后维权提供了依据。

8年维权 举步维艰

房子被拆,投诉无门,于是冯卫东开始了他8年漫长的上访维权生涯。

因为上访维权,冯卫东多次被威胁、监禁、毒打。先后5次被拘留,但冯卫东及其家属一次也没有拿到拘留通知书。

冯卫东告诉记者,有一次在北京上访,他被临清市政府雇佣的社会闲杂人员接走,放在一处不知其位置的院落里关起来。后来冯卫东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 黑监狱 ,专门看管进京上访人员。

我进去之后对我搜身,还不断殴打,手机和身份证一概没收。 说起这段非人经历,冯卫东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2010年4月,冯卫东再次到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临清市政府截访人员将他交给社会闲杂人员看管,关押了5天,受尽虐待,后来趁看管人员不注意,冯卫东才逃了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当地政府找不到冯卫东,又怕他再次上访,在网上将冯卫东通缉近两年。

201 年1月21日,冯卫东的妻子孟春到北京上访,被政府工作人员接回,并承诺回来解决房屋拆迁问题。没想到回临清之后,孟春被关在临清市公安局的一间房子里,24小时由专人看管,不让吃喝睡觉。第二天,被临清市公安局以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的名义直接送到聊城市公安局治安拘留所拘留10天。

《山东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对违反城市规划、拆迁审批程序或者扩大拆迁规模以及滥用强制手段、野蛮拆迁等行为进行举报。冯卫东向有关部门反映房屋被强拆的问题,按说是在行使自身合法权益,为何一再被阻拦,甚至遭受拘禁和殴打?

冯卫东告诉记者,房屋被强拆,他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补偿金。为了维权,他艰难地走了8年,每走一步都付出了超乎正常人想象的代价。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章第二十七条规定: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补偿后,被征收人应当在补偿协议约定或者补偿决定确定的搬迁期限内完成搬迁。

冯卫东的房子在未拿到补偿款的情况下被强拆,于法不合,于理不容。

拆迁搁浅 补偿落空

冯卫东8年维权遭遇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2012年12月27日,北京一家媒体记者针对冯卫东反映的情况,来到临清市采访。临清市委书记王建鹏了解情况之后,安排新华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刘明峰全力处理此事。之后,刘明峰与冯卫东通话时 称兄道弟 ,并承诺: 一定会给出满意的答复。 结果仍是不了了之。

201 年 月1日,本社记者到新华街道办事处采访此事,办事处副主任叶立博告诉记者,拆迁工作搁浅,现在冯卫东那块地也不用拆迁了。

听到这个结果,冯卫东懵了。8年前自己房屋被野蛮强拆,经过漫长的维权,最终得到的结果是拆迁搁浅了,补偿也就无从谈起,冯卫东仿佛又回到了原点。8年的非人经历竟被一句 拆迁搁浅 给淹没了,冯卫东的心跌入冰窟。

而对于冯卫东的房屋是否被强拆,新华街道办事处副书记谷雨与社区书记管江华打起了 太极 ,极力否认强拆冯卫东的房子,并对冯卫东提供的房屋被拆后的照片提出质疑。

既然拆迁搁浅,从法律角度上讲,冯卫东还是这处院落的所有人,那他就可以进行重建。冯卫东先后找到临清市规划局和临清市住建委,得到的答复是还在拆迁规划红线范围内,对重建申请不予审批。

既不能重建,也拿不到补偿,事情该如何处理,接受采访的新华街道办事处分管领导没有给记者以答复。

记者提出要当面采访街道办事处书记刘明峰,未能如愿。记者发短信给临清市委书记王建鹏和街道办事处书记刘明峰,提出采访要求,至今没有任何回复。

打击报复 非法拘禁

就在记者离开后的第4天,冯卫东的女儿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当天下午 时,冯卫东在街上被不明身份的人用面包车带走,其中就有街道办事处的干部。目前冯卫东被带到什么地方,家属尚不知晓。

电话里,冯卫东的女儿哭着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她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对方说这是政府的监控行为,不是派出所的事,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对于这个报警,他们无法受理。同时,冯卫东的女儿还发现在家门口和对面的房顶上,多了一些陌生面孔,门口停有一辆没有牌照的五菱面包车密切监视着她家的动向,堵住家门不让随便出入,晚上还不断摁喇叭,扰得附近居民气愤不已。

直到 月18日,被放出来后的冯卫东告诉记者: 月7日,临清市新华办事处谷书记以谈事为名,十多人强行把我塞入面包车,直接拉到高唐县林泉大酒店211房间,由10个人轮流看守,第二天又从高唐县拉到聊城昆仑大酒店4 2房间。其间,不让我走动,上厕所都要报告,直到18日才获人身自由,我被非法拘禁11天。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章第三十一条明文指出,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冯卫东在房屋被强拆之后的8年里,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合法维权,可8年维权之路,冯卫东得到的依旧是不公平待遇,在向新闻单位反映情况后又遭到更严酷的报复。是谁给了某些部门、某些人超越法律之权?是谁助长了他们无视法律的气焰?在依法治国的旗帜下谁来维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维权8年,冯卫东面目沧桑,脸上挂满了疲惫和无奈,难道维权之路还要再走8年?

 

郑州那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呢?
昆明市轻微癫痫病医院
不孕不育治疗新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