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周鸿祎谈诉腾讯垄断案:是输是赢都值了

2019-08-13 14:2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由于奇虎360诉腾讯垄断案这一背景,周鸿祎今天的出现也格外引人注目。周鸿祎在上台演讲时半开玩笑地表示,他今天原本应该在家看案件的电视直播,但被拉来做演讲。在谈到案件审判结果时,周鸿祎表示,今天最高法、湖南卫视、新浪(74.83, -2.87, -3.69%)微博等都在进行这一案件的直播,这一案件已经引起了大众对垄断的关注,因此对他来说,“是输是赢都值了”。 值得注意的是,UC CEO俞永福今日也出现在了“2013创业邦年会”的现场。当俞永福上台演讲时,他首先表态说非常支持对腾讯的反垄断调查,以示对周鸿祎的声援。(李云) 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 周鸿袆:今天让我过来讲两句话,刚才俞永福也讲到了,大家在这里谈创业,谈颠覆,我们讲的话都对,大家学武术的人知道,都讲四两拨千斤,当然还有一句话叫一力降十会,你架不住对方是一个500斤的大胖子,现在中国互联网不好玩了,本来玩柔道,武术,现在巨头们都改相扑了,所以我看了一下环球形势,南极大陆有企鹅,北冰洋上有北极熊,这两大生物快把中国互联网所有的市场垄断了,用户增长的价值都算了,唯一我们很庆幸的说,我们也产生了很大的公司,你看看他们大概等于所有上市公司加起来的总和,这几年里边,虽然我们创业邦不断的教授大家各种各样创业的招数,你不得不承认一点,创新还是很重要的。 我今天就在想,我讲这些话都是废话,因为面临500公斤,1000公斤的大胖子,我教大家如何上窜下跳可能都不是很有效果,但是既然大家选择了创业创新, 我们只有硬着头皮把路走下去,最后狭路相逢。我想讲讲我的理解,颠覆我觉得有这么几点。 第一个,所有的颠覆最本质来源于人性,所有的颠覆都是从人性的角度去颠覆,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有太多创业者喜欢谈理论,谈概念,希望听那种成 功的创业者分享一些故事,但是用户不会因为这个而选择你的产品,用户永远相信的是你给他创造什么价值,我们不要把颠覆老是划等号,我们做一个别人都没做过的东西,兄弟们,这个基本上是幻想,你说现在哪一个东西是我们没见过的?所以在今天的颠覆里面,我们能杀进去都是别人正在做的事情,但是颠覆把这件事情换 一种方式,其实这里边有两种方式,一种颠覆我觉得是简单而极致的那种,从人性上来说,经常说用户体验,用户体验,说得最通俗的就是你让用户用你的产品时, 跟别人相比觉得特别简单,特别方便,我们经常说小白用户,小白用户。后来用户问我说,你怎么老是羞辱我们,我说有误解,小白并不是说这个人是白痴。就像我们去餐馆点菜,我们一定要去研究地沟油吗?同样我们在做APP做软件的时候,我们老觉得琢磨出很多道理,用户就得用,其实用户选择我们的产品,其实很简单,就是不要让他去思考,所以你把很多东西做得简单,就是用户的一个趋势,就像苹果一样,大家说他这么成功,那么成功,我举一个例子,你给一个三岁的孩子,给他一个iPad,你再给他一个电脑,他用哪个设备?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其实苹果的用户体验简单到极致,所以第一个颠覆你如果能在你身边发现说大家在 用一些产品的时候,还有很多磕磕绊绊,还有很多痛点,还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你能把它做到简单方便,你就有可能会产生一个颠覆性的创新,而颠覆的本质实际 上是大家不愿意多动脑子,今天物质这么丰富,选择这么多,同类产品这么多,你说我会为了用你的软件,再读上一本说明书吗?所以我是觉得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我也经常套句商学院的术语,商业模式的颠覆,但实际上用大实话来讲,商业模式的颠覆是什么?就是把很贵的东西,想办法把它成本降低,或者把别人收费的东西变成免费。实际上无论是360杀毒,大家想想,就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颠覆,包括说微信对运营商的颠覆,不就是把大家常用收费的短信和彩信,不仅把它变得更方便了,同时也变得彻底的免费。你要从人性的角度可以想,为什么免费的力量有这么大,本质上人们都爱占便宜。佛法中贪嗔痴,不光中国人爱占便宜,有人指责我们用盗版,美国人民更爱便宜,最早的团购网站是从美国起来的,他们为了能到餐馆吃到打折的大餐也很踊跃。 当年惠普公司买了一个IOS,据说当年比安卓还要好,他做了一个平板电脑,卖了399美金,好几年没卖出几台,后来惠普说我们停止这个生意,我 们某年某月开始清仓,价格定为99美元,据说半天全美的存货一抢而空,这个说明降价和免费的力量是巨大的。所以你会发现说,如果你能把一个事情做到特别便 宜,或者说干脆就把它给免费了,让别人收费的实在卖不下去了,它也是符合人性的。这举牌子是什么意思?是反对还是支持。我说了这两个颠覆,我其实觉得再补 充几点,第一个,也是我前两天去了硅谷,我也不能像永福他们那样,他们都是成功企业家,到斯坦福做演讲,我一般都是到小创业公司去,我特别愿意见全世界各 地创业者,我还是发现一些不同,所以我想再总结几点。 首先,我还是觉得有一个很大的差异,颠覆力量应该源自于产品力,而不是概念力。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国内的创业者实话说,上来给我讲概念,甚至讲 宏观世界形势,其实你们都是被类似这种年会,杂志,被类似的评价家忽悠,他们都登一些成功的案例,然后把它上升到一个理论的高度,大家听的特别有道理,今天流行O2O,相反所有的颠覆无论你有多么宏大的想法,他都源自于一个在针尖上能聚集的力量,都源自于一个产品的突破,包括我参加很多创业比赛的时候,很 多人就5分钟的时候,洋洋洒洒讲了4分半,我还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首先要颠覆,你先说你做出来的是什么产品,可能你看不到它未来的大意,也不一定能预 言说它未来赚多少钱,但是你要是说服他,他让在场的观众,投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都需要的产品,那么你可能就突破了这一点。 第二个真正的颠覆是来自于感性力,而不是来自于理性力,很多创业者特别理性的给你做市场的分析,做营销的分析,去做用户的分析,你看完了他通篇 的商业计划,你觉得分析的很好,很多这种大的企业高管出来创业往往也会做出这样一个创业的计划,但是他少了什么呢?他少了真正对市场贴近的观察。 在中国这种优秀的例子很多,有中国很多草根创业者,比如说最早做91的这帮人,他们可能没有这么多理性的分析,他们是有对市场和用户有一个非常 感性的认识,他对用户有一个近距离的观察,比如说很多人买了苹果,他不会安装系统,这个时候需要盗版免费的应用,然后我们91里面有,所以当年像 hao123也是一样,你怎么做理性分析?道理讲的再多,在现实中不发生。相反,到了这种能够观察用户的表现,所以我劝很多创业者,与其做这种理性的分 析,不如多到网吧去,今天你就找很多民工,他们在那儿按,你就看一下,很多人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你真的认真的去观察,你会发现在现实中还有很多的机会,也 就是说没有Wifi的时候干什么,这种机会也是产生颠覆的这种灵感。 其实谈到颠覆,我在网上写过一个文章,关于微创新,我也经常强调颠覆要的是微观力,而不是平台力。为什么这样说?我们很多创业者一出来就说我要 做平台,平台是产生不了颠覆的,大公司也不是做平台,是因为大公司把他规模做大了,他自然就变成了一个平台。而对我们没有资源,比较苦的创业者来讲,我们 不会去做平台,所以真正的颠覆力来自于在微观的地方,把你的资源聚焦在一起,我们经常讲做得简单也好,做得便宜也好,最重要的是极致,所以有时候从单点突 破才能形成颠覆。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这本书写定位和再定位,有两个翻译,一个叫《商战》,一本书叫《营销战》是值得创业者值得去看的,这里面总结出来了 一个很强的颠覆力在什么?就是颠覆力不在主流热门市场,颠覆力实际上是在边缘。他举了历史上很多例子,历史上所有成功的案例,比如说诺曼底登陆,盟军从来 不是在德国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去强攻,他是选敌人想不到的地方去攻破,其实我觉得颠覆不是敲锣打鼓来的,如果一个颠覆的趋势今天创业邦杂志都给你做了介绍 了,对不起,巨头的战略部早就做了报告,干那些巨头认为非常罕见的新闻,巨头看了不屑一顾的事情,或者巨头根本看不懂的事情,因为今天所有的公司俞永福当 年做UC的时候,或者胡泽民他们做91的时候,其实我们能够做到今天是因为巨头给了你三五年成长的时间。如果今天你一做,巨头立马就反映过来了,就是你把 俞永福、雷军绑在一块,他也做不成,就是我们真正的雷军小米做得这么成功,让我们仰望,但是你想想小米刚出来的时候,我去拜访他们,他们还不相信小米会颠 覆他们。 所以我们作为创业者要有一种做冷板凳的精神,如果你做了比较时髦的事情,媒体不给你报道,没有什么意思,所以我也经常提醒一点,我们很多小伙 伴,我们恨不得敲锣打鼓,今天去新浪做访谈,明天到创业邦亮个相,其实早期的时候最好还是让巨头看不见。适度的参加这种会议,但是更多的时间应该猫起来跟 小白泡在一起,琢磨琢磨他们有什么感性的需求,三年之后等你再亮相的时候,你会发现巨头就看不明白,他终于看明白了,就已经望尘莫及了,因为时间有限,剩 下的在写微博的时候再说吧。 以下是创业者问: 艾诚:我们已经感觉到您演讲的颠覆力了,我们感觉到掌声和笑脸都增加了很多,谢谢您精彩的演讲,三分钟就倒计时了,你肯定演讲是意犹未尽,主办 方在这样一个环节安排了一个10分钟的创业者问,大家可以看到我手上有一沓非常厚的信,这些问题都是给您的,我们选几个。先从第一个开始。第一个问题是您 有最怕的对手吗?如果有,为什么?如果没有?最怕的事是什么? 周鸿袆:有啊,所有对手我都很害怕,开个玩笑,其实我觉得经常有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实际上我觉得每个企业最担心的应该是 自己,就是你自己有没有好的管理能力,自己有没有持续的创新力,自己能不能去找到用户那些没有被发现出来的需求,这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是自己能控制的,我 觉得在战场上勇士和逃兵差别,并不是说勇士不害怕,很多人都害怕,他们的差别在于你能很好的控制恐惧,你能够把这种恐惧转成动力,所以比如说今年互联网有 几个土豪,你恐惧也没有用,要么像胡泽民一样,既然恐惧就加入他们,所以这种恐惧没有用,所以我就忘掉了,但是我对自己这种内部不能做出产品的恐惧。 艾诚:现场对周总的答案满意吗?好,看第二个问题,您好,每次看到您都信心满满,请问自创业以来,你受到最大的打击是什么? 周鸿袆: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多次回答过了,我受到打击太多了,记不清楚了,给大家分享一个,最近我听到一个传言,两大巨头会面,说周鸿袆属什么 呢,周鸿袆属蟑螂,怎么打都打不死。我说,我是被巨头打击的次数来多了,慢慢你就习惯了,慢慢就能承受了,所以以后你们面临土豪打击的时候,把他看成是对 自己的一种磨砺。 艾诚:好,我们回归到正常创业的问题,如何从红海里寻找蓝海? 周鸿袆:我刚才已经点到了,你看苹果(523.74, 3.94, 0.76%)最近十年来做了多少红海的事情,无论是MP3播放器,还是平板电脑,都是有了成功和不成功的概念,但是苹果把它换了一种模式去做,所以我认为如果你能在红海里换一种思维去看,巴菲特也说过,别人贪婪你恐惧,别人恐惧你贪婪,只要你反向操作,那两个反向操作,比如说巨头把产品越做越复杂,你做越简单,巨头挣钱越挣越多,你真要做,你说我没有广告,或者更高更少,这至少是把红海变成蓝海的一种方式。 艾诚:您刚才提到了要颠覆,主流怎么做,咱们要反着来,但是真正走在路上的创业者都知道,逆其道是很不容易的,您的动力是什么? 周鸿袆:有两点,一个是内在的动力,因为我自己一直觉得,我老喜欢做别人不敢做,或者不想做的事,就是小孩时候课堂上老想搞恶作剧,我一直想在不同的时代做,这是一个。还有我要感谢这些土豪,每天我不想工作的时候,我在想到他们时刻的抹杀我,我就信心满满的去了。 胡泽民:我有两个事,更正一下,我不是被老周打到里面去的,其实周总也是可以一屁股把我们做死的人。 艾诚:同意吗?周总? 周鸿袆:当然不同意了。 胡泽民:第二个问题,如果我现在想做安全,我该怎么做? 艾诚:周总愿意分享吗? 周鸿袆:其实我跟大家分享的这种思想上的武器,像打土豪分田地,手里得有家伙,我认为AK47,不仅能对付土豪们,如果你真想对付也行,如果有一天我们做得不好,我也想在在座的中间能够颠覆我。胡总,我今天不想PK你的,但是要讲一个客观事实,因为有了在360之前,客观来讲以前有并购的习惯吗?他们觉得我干吗买你呢,照抄一个就可以了,其实有了360,巨头也产生了恐惧,巨头恐惧他们会有很多非理性的行为,他们也会去反思,所以这几年里他们对互联网不管怎么着,开始有了一些并购。其实91卖出之前,我和胡泽民彻夜长谈了一番,可能这种商业价值被巨头认可之后,可能就面临着360的威胁,使得他把91给收了,对于91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所以后来很多创业者都学会了,我们经常说以后各位兄弟实在坚持不下去,真的要投靠土豪阵营,我理解, 过来跟我说一下,我帮你。 艾诚:谢谢周总。这个问题来自现场的观众,特别适合您颠覆性的回答,您是未来五年后互联网会是什么样的,从技术的角度讲,从企业的生态角度也分享一下? 周鸿袆:我觉得从我的观点,上网的设备已经被分散化了,电视、电视、手机、平板已经分散了很多上网时间,你所有能见到的设备,无论是穿在身上,戴上身上,包括家里,汽车里的,所有能想象的地方都是智能系统,能够随时随地连接网上,这个人所有的数据都在云端,所以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从企业生态角度,完全取决于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的结果,最高人民法院依然认为腾讯在中国有这么多用户,90%的大家都认为他是垄断者,但是他依然说他不是垄断,所以这样的话,我觉得五年以后我们可能还能开会,我们就是一两千万收入,一两百个人,再往上走不上去,中国互联网价值会翻十倍,巨头会成为翻十倍市值的公司, 还有我们再开会,过十年五年你还会发现有一帮老白菜帮子。 艾诚:谢谢。最后一个问题来自于创业邦的团队,我们知道在2009年时候创业邦100的上网企业,从09年到2013年360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领军人物,您能简单分享一下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周鸿袆:因为我们不是互联网领军企业,谁说我们是领军企业,对吧,我们只是领导的也不叫领导,我们只是帮助了很多第三世界的互联网公司,我们跟两个超级大国在做着抗争而已。 艾诚:好,感谢您谦虚和颠覆性的回答。 周鸿袆:我最后补充一句,其实我跟胡泽民也认识很多年了,我们也有很多意见一致,也有很多不一致,我这个风格是比较二,大家可以不喜欢我的风格,也可以不喜欢我的乱放话,我也经常瞎说一通,我希望大家可以不支持我,但是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支持互联网行业反垄断,因为只有反垄断了,才能打土豪分田地。儿童中暑的原因及急救方法
如何预防水土不服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宝宝大便有血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