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绝世剑魔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速之客

2020-01-17 01:54: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魔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速之客

“你什么时候醒的?”江余看着正在挑东西吃的魅儿,这般问着。听到这个问题,魅儿将吃的东西放在一边,嘴巴一撇,道:“早就醒啦,你掉进水里以后,我就醒了。本来也想出来帮你,可是想想水里有那么一个美人儿,我出来不方便,况且我水性不好。又没有人给我鲛绡龙纱穿。”

听到这样的话,江余知道她是在吃醋了,哈哈一笑,道:“魅儿不要耍小孩子脾气,鲛绡龙纱你若喜欢,刚才那些,就都送你了。正好我还欠你一个礼物。”

魅儿闻言,道:“我才不要,那东西是人家送你的,是一片心意,我怎么好拿。”

“这……”江余挠头,心说自己面对再强的敌人,也不会有畏惧之心,再难的剑招,也能想想就拆解掉。惟独碰上魅儿这般刁蛮发脾气的,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若是不认识的人,倒是可以一剑砍了痛快,而魅儿却不能。

眼见江余为难,魅儿狡黠一笑,道:“不过哥哥这次表现还算不错,没有辜负我们姐妹的一片心意。冰尘姐姐让我出来,可是有一个条件的,那就是看着哥哥,不许其他女人占了哥哥的便宜。”

江余闻言真是哭笑不得,道:“也就你们把我当宝而已。”听得江余这番话,魅儿不高兴,道:“哥哥可不许说这样的话。你若不看重自己,那便是看清我们姐妹了……”见她认真,江余只好笑笑,不多说什么了。

“哥哥来到这里,有姥姥的消息了么?”魅儿一边吃,一边问着正在烧东西的江余。

听得问及正事,江余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刚到,方才你或许没看到。这里的人,简直都是疯子。”江余便将方才所见所闻一一说了。魅儿闻言,噗嗤一笑,道:“真有趣。”

“哪里有趣了。”江余一头黑线,心中说,如果这个大陆的人都这个样子,那这荒州就没法呆了,毕竟这里的三王院和五蕴道存在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已经存在了一两百年了。试想一个人一出生,就被邪教给洗了脑,耳濡目染,看到的也都是邪教的那一套。自然对邪教是深信不疑的,三观尽毁。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无药可救。

魅儿看着江余,道:“都是疯子也没什么不好,疯子的话,那多半都没什么脑子,收拾他们还不容易。”

“可是你不能指望从疯子口里,问出圣师前辈的下落啊。”江余挠头道。

“这个……”魅儿闻言,也是为了难。

两个人在树林里吃了一顿以后,最终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上路再说。在附近找一个大一点的城市,因为那种地方,消息一般都比较灵通。可是事与愿违,江余与魅儿进入了附近的几个城市,结果都是很快就被人识破,不说他们的口音特殊,便是那些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宗教的暗号,他们就完全对不上。一脸几天,都是碰壁。

这一天,江余和魅儿,被一伙人追的,再度躲进了山里。他现在其实才意识到,荒州很大,但不巧的是,他和魅儿正好走在两股势力的中间,因为他们去的城市,信奉三王院的和信奉五蕴道的几乎是五五开。似这种边境城市,盘查就更是严格。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江余躲在一个山谷之中,手中拿着两本厚厚的册子,快速的翻阅阅读着。这两本册子,是他从杀掉的人身上拿来的。分别是三王院和五蕴道的简易入门手册。上面写满了两个邪教的各种基础理论和信条。那些暗号,大多数都是出自这些手册之中。那两个册子之上写的乱七八糟的理论,看的江余一会儿怒骂,一会儿气的发笑。他心中暗酌,这鬼东西,要是丢去雪漫大陆的话,估计没一个人会信,因为写的太过荒诞了。

江余没用多少工夫,就把那两个小册子里的内容给记的清楚了,这一回他再次带着魅儿,去一个没去过的城市碰运气,有了之前碰壁的经历,江余十分的谨慎了。因为之前因为魅儿坏过事,这一回江余便让她躲在如意袋里,虽然魅儿不太愿意,但是江余掐掐她的尾巴,她就什么都从了。

这一回的目标,是一个靠海的贸易城市,江余来到城市边上的时候,却吃了一惊。因为这城市外面,竟然完全没有守卫,而更离谱的是,这城市里面,进进出出的,五蕴道和三王院的人都有,彼此很和谐,没人动手打架,还时不时的能看到两伙人站在一起聊天。

“奇怪了,还有这种地方。”江余带着怀疑的心思,走进那城市。迎面城门上写着三个字:“牧云城”

江余走进牧云城之内,就见牧云城之内,街边都是贩卖各种杂货的小商贩,而富商巨贾,也是比比皆是。遥远处,各种大型的商船,也都停靠在船坞之中。种种景象,不由得让江余想起群星城,只是这城的规模,可比群星城大的太多了。光是城市的规模,就十倍有余。

逛了一阵子,江余默默感叹道:“原来邪教也需要钱。”心中却觉得郁闷,心说自己苦读了两个小册子,看来是白读了。

江余打听出来了一些端倪。原来这牧云城,虽在荒州之上,却不属于五蕴道和三王院。而是为神武宗所控制。昔年神武宗虽然离开了荒州,但却从三王院与五蕴道那里拿了了七个沿海的城市作为自由口岸,方便神武宗的商人贸易,借以从荒州攫取财富。三王院和五蕴道虽然打的你死我活,头破血流的,可他们却不敢打这些自由口岸的主意,因为他们不敢招惹神武宗。而讽刺的是,这七个沿海城市,竟成了荒州之上,最后的净土。

牧云城是是七个沿海自由口岸之一,在这里,严禁任何人佩戴武器和殴斗,所以牧云城街头即便能看到武者,也没有一个人是佩戴武器的。看到更多的,是那种标准的生意的人微笑。

江余在街头转着,仔细得熟悉着这里的一切,这里果然如玉冰尘所说,是不用玉币的,但黄金白银依旧可以流通。而更高级的货币,是灵石币。一和玉币价值差不了多少的货币。由神武宗发行铸造。看到这些,江余心中默默感叹三王院和五蕴道根本就是两个白痴,神武宗表面上已经不在这荒州之上了,而实际上,却掌握着整个荒州的命脉。

转了许久,天色将晚,江余在牧云城之中,寻了一家客栈休憩。躺在床上休息了,江余方才想起来,魅儿还在如意袋之中,便要放她出来的时候,却见魅儿自己出来了。而令江余惊讶的事,魅儿出来以后,竟然穿着一套鲛绡龙纱的霓裳,性感却不怎么暴露,尽显魅儿的妩媚风姿。而鲛绡龙纱的衣服也就算了,最奇的是,魅儿竟然佩戴着两只闪亮的耳坠,虽然只有黄豆大小,但那耳坠闪闪发亮,异常耀眼。江余看了一眼后,立即就认了出来,天晶!

魅儿看江余看的入神,淡淡一笑,在江余面前,转了个身,问道:“好看么?”

“嗯……不错。”江余如实点了点头,而后好奇问道:“魅儿,这衣服怎么弄的?”江余相信,梦染送自己鲛绡龙纱,里面是不可能裹着女装的。而且哪有这么合身的。

“我自己做的啊。”魅儿一笑。

“自己做的?”江余一怔。魅儿看看江余,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在天极剑宗的时候,我也是自己做衣服穿啊。否则难道要指望姐姐和姥姥么。似这样的衣服,我在如意袋里,用不了多一会儿就能做出来。只是这对小东西,可是花了我好多功夫,打磨了好久。”魅儿说着话,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耳坠。

江余看着那天晶耳坠,心中纳闷,心说天晶都是在冰尘手中的,冰尘虽然有时也会胡闹,但大的事情上,却从来不会。他想了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便是玉冰尘觉得那天晶的个头有的还是太大,便让江余再度分割了一次,可是这次分割,多了几片碎屑。后来这些碎屑也都被玉冰尘给收起来了。想来多半是这碎屑又到了魅儿的手里。

江余看着魅儿,忍不住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这身衣服可太扎眼了,在这里穿的话,有些不适合。”

魅儿闻言,道:“我又不傻,我只是做来给哥哥看的。其他人想看,我挖他们的眼睛。”江余听了一笑,手指弹了下魅儿的额头,道:“就你鬼灵精的。”

魅儿倒在江余怀中,半晌不语,只是倚靠着,忽然之间,抬起头来,对江余道:“好久没洗澡了,身上好像都臭掉了。嗯……哥哥也是。”

“等着。”江余将魅儿抱到床边,让她在床边坐好,自己则去叫客栈的伙计送洗澡水过来。没用多少工夫,江余和魅儿,就都坐在浴桶之中,魅儿是个调皮的,在浴桶里也不老实,也不专心洗澡,时不时还要潜一下的乱玩。江余也随她去了,只是小心的想着白天的事,和如何去打探消息的事。

就在江余思酌之时,忽然听得一阵脚步声。脚步之声,沉稳有力,俨然是一个成年男子,且修为不浅。江余好奇这客栈里怎会忽然有了这样的高手。这荒州的灵气的确胜过的雪漫大陆不少,可虽是战乱连绵,尚武程度却仍不如小小的雪漫大陆。这里更多的人是普通人。没有修为可言。这客栈之中,也有不少有修为的人,但他们的修为,却似都不如这人的厉害。江余讶异之时,自己的房门竟然开了,就见一个人径直走了进来,而后竟然直接坐在桌边了。

“什么人?”江余厉声问道。他第一反应是看了看魅儿,看到魅儿此时正在浴桶里潜水,江余方才放心。转目怒目看向那人,这种毫无礼貌的不速之客,江余是极为讨厌的。

江余打量了一下那人,就见那人是个不到三十岁的英俊公子,器宇轩昂,神态悠然,手中执着一把纸扇,坐在那里轻轻扇着。同时目不转睛的打量着江余。看他的修为,起码在沧海境以上,至于有多高,那边看不出来了。就见他端详了几下后,开口道:“恕在下唐突冒犯,实是在下来此是冒了巨大风险,时间紧急,迫不得已而已。”

“有话就说。”江余没好气的说道,若不是这男子说了那一番话,恐怕他早就吼着让这人滚出去了。

“据我所知,你并不是这荒州人士,不知道你来荒州是为了什么呢?”那男子笑吟吟的问道。

“我来这里做什么,似乎与下无关。”江余回头对那男子说道。而就在说话之间,江余忽然身躯一震,他知道,是魅儿在浴桶里捣鬼,他手伸到下面,在水里,捏了下魅儿的脸颊,却没捏到,反到让魅儿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

“死丫头,这时候发难。”江余心中大叫不好,他已经可以感受到魅儿的舌尖的温热,他强忍着欲望。看着那男子。可那男子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一点。道:“看你形貌,并非是商贾,不是商贾,却来这被诅咒的岛上,嗯……”

听得那男子一番话,江余不耐烦,道:“我不喜欢废话,有事开门见山,无事的话,请!”江余说话的时候,一指门外。

那男子哈哈一笑,道:“好,我也喜欢快言快语,不喜欢绕弯子。我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你所知道的中的任何一个,如果你有所求,我或许可以帮你,你若有意,明天来牧云城码头兴昌号的仓库后面来找我!”说完这话,那男子也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江余的浴桶里浮出一个气泡,那男子见此,微微一怔,而后一笑,道:“兄弟好福气。那在下就不打扰了。”说话间,那男子手中扇子一摆,就见房间的窗户一下就开了,那男子顺着窗户直接飞了出去。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
大庆市第三人民医院
四川治牛皮癣的专家
浙江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山西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