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修罗 098、逃离

2020-01-16 19:1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罗 098、逃离

我没有提前听到任何声音,玻璃和水壶就在我眼前同时炸裂开,盛放着水壶的木柜也被打出个打窟窿。

玻璃碎片和铁片高速的溅射着,其中一个小铁片划过我的脸颊,在我的脸上划出了一条口子,流出血来。

我根本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便直接跳上卧室的床,滚到靠里面的那一侧,趴在床底下。

“不错,反应能力不错,这回是灯泡。”

我正趴在地上时,那头的声音又一次的传来。

还没等我说什么,那头传来一声闷响,天花板上的吊灯便碎了一地,子弹透过吊灯打在墙上,威力依然不减,顿时墙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深洞。

我双手捂着脑袋把身体蜷缩在一起,可这样头顶上的吊灯碎片和墙灰还是不停的砸在我身上。

“何英雄!”待这一枪过去后,我冲着怒吼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害我!”

没错,在他开了第一枪后,我就听出来他的声音是谁了,何英雄。

既然他有枪,那我之前猜的果然没错,昨晚在厂房外,那些警察里冲着大洋开的第一枪的人就是他。

于此同时,我小心爬到床脚,露出一点点头看着外面,观察着何英雄是从哪个方向朝我开枪的。

“凭什么害你?就凭你害死了老爷子,因为你何英俊死了,我们何家两代的基业的一夜之间尽毁,你说你应不应该死。”

“那是何英俊先对小可不利,他该死,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说起何英俊,那可真是我遇到最恨的人,张振宇他都排不上号,即使他死了有段时间了,想起他来,我还恨的牙痒痒。

“你不用激我,放心,今天你死定了。”何英雄没什么愤怒的说:“顺便提醒你下,你不用再费力的找的位置,我离你可是有一公里远。”

一千米外?那他是怎么瞄准我的。

何英俊在里听到我的惊呼声,不断的给我施加压力说道:“我这可是M200,用的是20mm的大口径子弹,这种口径的子弹,只要一颗就能让你的整只腿断掉。”

听到这话,心更沉了,我从没听说过仅需要一枪就能把人的整条腿打废的子弹,可不管他是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他在我视线外这一点是没错的。

刚才我小心的观察外面时,震惊的发现,这间屋子的外面居然是一条大街。

何英雄有一点没有说谎,他真的是在拿狙击枪的来射我。

“来啊,起来啊。”何英雄变态的笑声在里响起,“让我看看鲜血流淌的样子,我会先射你的左腿,再射你右手,之后再射你左手,最后再射你的左腿。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改装过子弹了,打上去比原版的威力小了一半,但你受到的痛苦却不会减少一分,出来啊,我要让你在痛苦绝望中流血而死。”

何英雄笑的已经癫狂了,他一边在里说着,一边朝着我的房间里打来,威力巨大的子弹在房间里跳闪着,身边的东西都被他给他的稀巴烂。

我如同一只被人宰割的羔羊,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短短的十几秒,如同一个小时那样漫长。

当何英雄停止枪击后,我趁着间歇期,给麻子发了条信息,说了房间号,让他赶紧过来。

“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已经死了?不要以为装死就可以逃过去,我会把整间房都犁一遍,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枪法有多准了吧,这还要多亏了你妹妹顾可可,让我意识到想杀人的话,还是得靠枪。”何英雄在那头阴笑着说道。

何英雄说的没错,他要是想杀我的话,第一枪时,他就可以把我给干掉,而不是先提醒去看什么水壶。

他这么做可不是出于什么好心,完完全全的就享受猫捉老鼠的乐趣而已。

“真的死了?没劲。”

就在何英雄刚说完,我开口说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着,我看向卧室的门口,很近,只有不到三米的样子,但我要就这样跑出去的话,绝对会被何英雄一枪爆头。

何英雄无所谓的说道:“可以,这就当你最后的遗言吧。”

我一边拖延时间,一边脱掉的身上的羽绒服,再把悄悄的把床上的被单拿下来。

我没敢拿最上面的那一层,而是拿着中间的。

一分钟过去后,何英雄有些不耐烦的说:“不要想着拖延时间,这是没用的,你再消磨我的耐心的话,现在我就结束这个游戏。”

“好好好。”我连忙开口道:“我想知道当时在拆迁楼里,你已经被我妹妹射伤了,你是怎么逃脱掉的。”

“你最后的遗言竟然是这个?”何英雄诧异的声音从里传来。

“没错。”

他沉默了一下,说了张振宇的名字后道:“剩下的就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我没说话,此时我已把被单拿到怀里。

我又不傻,在何英雄和张振宇他俩搞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当时先走掉的张振宇肯定是把何英雄给救了。

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是死是活就看这一遭了。

“既然说完遗言,那就请你去死吧,先射左腿。”

就在这时,心里一横,不等何英雄再说什么,我直接挂断,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双手伸进床垫子地下直接往上前面掀开,挡住他的视线。

然后我便没有任何迟疑的往卧室门口那跑去。

同时,我把手里的床单和羽绒服往窗口那丢去,继续阻挡着何英俊的视野。

何英俊的反应也不慢,就在我刚掀起床垫后,第一子弹如期的射来。

子弹穿过床垫,里面的羽毛顿时散落在空中。

幸好我是弓着身子跑的,要是直起身来,绝对会被子弹打到。

而当我我扔出床单和羽绒服干扰着何英雄的视野时,他已经开了三枪。

我啊啊大叫着,发泄着心中的恐惧,三步并两步走的跑过卧室门口,就要穿过客厅朝着门口跑去。

可就在这时,我他妈的倒霉催的,脚滑了一下,狠狠的摔了一跤,何英雄的子弹还在不停的设计卧室,我连起身的时间都没有,连滚带爬,跑到门口,死死的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脑袋一片空白。

过了两秒钟,我才反映过来,四处的摸着自己的身体,没有被子弹击中。

可这并没有让我摆脱困局。

门依然锁着,我只是从一个房间逃到另一个房间而已,我靠在墙上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暴漏出来,拼命的敲着门。

不一会,何英雄的子弹开始射到客厅,他就像有无数颗子弹一样,不停的连射着,

噼里啪啦,如同战场一样。

客厅里的家具四溅飞起。

很快,他就找到我的位置,一颗子弹击中我身边的墙上,吓的我赶忙往门口靠去,可是,我已经靠的不能再近了。

心脏已经跳的快炸开了。

何英雄射出的子弹离我越来越近。

子弹击中墙上,溅出的水泥块打在我的身上。

马上何英雄就能调整好方向,彻底的看到我的位置。

听着耳边那子弹的呼啸声,下一颗子弹随时都会打在我的身上。

心里不停的喊着,卧槽,卧槽,卧槽。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这种等死的感觉真是太糟糕。

可妹妹还没救出来,我绝不能不能死在这里。

我恐惧的大喊着,麻子,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啊,快点过来救我啊!

就在这时,放佛上天听到我的祈祷声。

门突然开了。

我正在使劲敲着门,手突然一空,直接扑倒在门外。

外面的麻子手疾眼快的扶住了我,看了眼里面道:“辉哥,你这是这里面干啥咧。”

说完,他竟然还身头往里面瞅瞅。

我都被他这动作吓的魂都出来了,连忙拽住他的脖领子,往旁边扑倒。

“辉哥,你干啥啊,我可是正经的男人,我可是要靠着自己颜值征服全世界的女人的,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菊花的。”被我压在身体地下的麻子连忙大声喊道。

满脸这个黑线啊,这都啥时候,他还在这说个。

还没等我说什么,何英雄的子弹又来了,这次他直接射到走廊里。

从我身下爬起来的麻子看到这个景象整个人都傻眼了。

见此,我连忙拽着他,跑到电梯处,进了电梯,这才算是送了口气。

而这时,麻子也反应过来,嘴角抽抽的看着我说:“辉哥,刚才那是什么。”

“枪,狙击枪。”

麻子听到这话,脸刷的变得惨白,随后我问了好几声他是怎么把门开开的,麻子这才反应过来说,他在外面听到有人在敲门,又正好看到门口有一把钥匙,一打就打开了。

我哦了一声,也没想这是怎么回事,只归结自己的运气好。

出了电梯后,一楼的大厅里似乎还没发觉到十楼的状况似的,平静安详。

刚才我被何英雄狙击,说起来时间过的很长,但其实离妹妹被迫跟张振宇走掉还不到十分钟。

四季大酒店就是火车站,刚出酒店门口,我的又响了,一看还是个陌生号码,我以为还是那何英雄,他还敢在这大街广众下,开枪不成?

心里愤怒极了,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我直接挂。

就在我拉着麻子准备再找地方躲避时。

麻子的响了,他下意识的接起,脸上突然一喜,不停的点着头,然后兴奋的把递给了我,“是大哥!”

靖远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怎么样
湛江市第一中医院怎么样
四川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锦州看妇科医院
无锡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