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思路·小说】犄角小巷

2019-09-14 06:12: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个城市变化的太快,快得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然变了模样。大路修好后,留下了一条成了犄角的小巷,称它为小巷是和边上那条漂亮的六车道大马路比较,立马显得寒酸之极,甚至还掠夺走了原有的称谓,变称为旧马路。
大路修好后拆了工程围墙,我突然发现走这条小路会近很多,不止一星半点儿。原先的路是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延伸的,被大路剖成几截后,犄角这一段成了直线,像拉直的牛角。
犄角小巷还是那么的干干净净,矮树丛依然被剪得整整齐齐,高大的银杏树耸立在清澈的河畔。如果不是墙上圈着红色大大的拆字,谁都不会认为这是条将要废弃的路。
巷里的几家店铺早已关门大吉了,只有巷口子上的一家面点,早上和中午营业。中段的一家炸臭豆腐店,则是要等到傍晚才开炸,一是嘴馋的学生,二是下班的老饕。
其实,这两家都是老招牌了,来吃的自然都是熟客。那天碰到几个同在吃面的半老人,说打光屁股时住在这里,是从不同地方不约而同赶来,就好这一口。他们建议我尝尝镇店名面——猪肝面,嗯,果真不错,不吝料,实实在在的一大盆,连中饭都省了。
老板说做的都是老街坊的生意,从小在同一个河塘里撒尿的,不敢出格。
每天下班路过小巷,都会闻到直流口水的炸臭豆腐味,但是每回都是人头攒动。学生从大人腋下钻狗洞般钻进钻出,手上一串串油乎乎的物件,如同出生入死。虽然口舌生津,但也就此止步了。
那天回去得早,第一锅臭豆腐刚刚捞出油锅,锅边竟然没有一个人,头汤面一般诱惑着味蕾。于是,忍不住买了两串,涂指甲油般涂上红红的辣椒,简直太诱惑人了。
一张嘴,口水竟然噼里啪啦落了满地,好在没熟人,不然糗出大了。只得移步到靠河的路边,陕北老农般蹲在路沿上,虽斯文扫地,但也要慢慢咀嚼出个滋味来。
哗哗,哗哗……扫地声在身后响个不停。
过分!这死人头,难道没看见有人在吃东西吗?怎么也得扔几句难听的过去,可回头一看却没了丁点脾气。只见身后的银杏树下围着树扫了圆圆的一圈落叶,黄橙橙的银杏落叶竟然那么的好看、那么的贵族气。忍不住拿出手机乱拍一阵,貌似懂艺术的,实就一棒槌。
再发现扫地的竟然是个花白头发的大妈,心想这环卫工人也忒老了点吧。只见她不时蹲下,仔细地把杂叶从中挑了出来,过后,又在银杏落叶上浇上水。
我纳闷地问:大妈,浇水干啥?
大妈直起了腰,敲了敲背说:这样起风了就不会吹走喽。
我又问:好看是蛮好看,噶不是太麻烦了吗?反正要扫走的。
大妈一手拄着笤帚,一手指了指对面盖着土瓦的二楼。我扭头看去,一位儒雅的白发老头病榻榻地坐在窗口,手里捧着紫砂壶。
大妈叹了口气说:这老头子过不了这个冬天了,他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房子要拆了,他也要走了,让他最后看看吧。大妈的眼里忽然闪了一下,她用手指指了一圈说:原来这里,这里,都是他们家的,连这棵白果儿也是他祖上种的。现在只剩下这么小小的一间了,唉……分的也只有一个孤老套,他死活不肯去。
我问:他们家?这不是你老头子?
大妈的回答让我吃了惊:不是的,他是少东家,我爸落地毛在他家做账房的。他对我们有恩啊,要不然六零年我们一家人早就饿死了。我爸爸说做人要知恩图报,所有就我照顾他孤老头一个。
噢,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楼上的老头轻轻敲了敲窗,大妈叹了声说:我说这个干嘛?他不喜欢的。她对我笑了笑,拖着扫帚径直穿过了小路,消失在一扇小门内。
我想,从楼上看去,这圈落下的银杏叶一定更好看。

共 1 5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个城市变化快,一切都来不及反应,一切就变了模样,包括景物,也包括人性。而文中所写的犄角小巷里,干干净净的景致,更有朴实无华的人性。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世间因为真情而变得美好。问好作者,欣赏阅读。(编辑 李子燕)小孩上火
老年人血液粘稠的原因
小孩咽喉肿痛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