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机甲定制大师 第一百五十九章 石像

2019-12-04 23:4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机甲定制大师 第一百五十九章 石像

洞穴黑暗,且空旷深邃,风貌极为独特。放眼望去,四周怪石嶙峋,宛若无数舞爪张牙的巨兽,景致光怪陆离。

赵潜四下打量,心中啧啧称奇:“还真想不到,在地底的深处,居然还有这样一处地方?究竟是天然?还是……”

其他人对此兴致索然,三架机甲环绕在弑神身外,步步为营,沿着洞穴一路搜寻。

四周黑暗且静谧,气氛压抑,还有些阴森。

渐渐向里。

“呜~~”

远处,一声惨叫响起,在这寂静的地底洞穴之中,尤为清晰刺耳。

“哦?是犬神的声音!”赵潜眼珠一转,神情狐疑道,“好像是负伤,或者是死了……”

他听力极佳,听出了几分端倪。

“不管是什么,立刻戒备!”白鹤不敢怠慢,沉声下令。

顺着声音方向前行,四架机甲来到一处空地,顿时一惊,同时呆在当场。

空地的前方,竟是一条巨大且幽深的甬道!

这条甬道,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不止路面是一块块方形花岗岩铺成,连洞穴四壁都如刀劈斧剁,光滑平整。

更有甚者,甬道的两侧,竟是伫立着一尊尊巨大石雕!

这一尊尊石雕,其形态都是人形武士,高度接近三十米,居然比机甲还要高大得多,极为英武不凡。

而且,雕像不止巨大,更是精雕细刻,连身上的鱼鳞甲片,眉宇间的神态表情都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这还不是最让他们惊讶的。

甬道之中,机械兽的尸体竟是堆积如山!

一眼看过去,整条甬道都铺满了兽尸,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后脊发凉。

而这些机械兽,全都是土蝼、狍鸮等掘土巨兽,似乎死了没多久,有些还血迹未干。

犬神也躺在其中,身体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去了。

“——嘶!”

通讯器中,一阵哗然之声传来。

“这雕像是什么人造的?远古人?地底人?外星人?”

“在这样的地底深处……究竟怎么办到的?”

“还有,那些暴毙的机械兽们,又是怎么回事?这地方,很不简单呐!”

……

阵阵议论声传来,多方交谈许久,却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显然,即使是这些见多识广的工程师和机师,也从未见过此等异景!

“你们四个都小心点,这里或许有某种机关!”姜卸甲沉声提醒,“连机械兽都避不开,其危险程度很不一般……”

“你们三个先留在这,我去看看!”

弦歌下达命令,第一个上前。

其他人也没有异议。

这里没有铁壁机甲,何况,弦歌的束状粒子流护甲,较之铁壁机甲也毫不逊色,而且还更加灵活。

沓!沓!沓!

“咦?”

弦歌小心翼翼地走入其中,却没有触发任何机关,四下张望后,轻“咦”了一声。

“难道,机关是一次性的,已经失效了?”赵潜纳闷,摸了摸下巴,低声猜测。

弦歌不再向前

,而是蹲在机械兽中,仔细检查它们的伤势。

这时候,另外三架机甲也走了过来。

其中,弑神径直走向犬神。

“可惜了……”赵潜低头,盯着犬神的尸体,心中暗叫可惜。

他还想抓个活的呢!

以大衍械手的能力,只要能抓住犬神,将其驯服只是时间问题。而一头活的犬神,其用处和价值不言而喻。

“算了算了,死的也能凑合……”赵潜嘀咕一句。

嗡!

弑神握着一柄青霜,准备将犬神剖开,取出其重要器官,携带回去。

式神的躯体小巧,身上元件都是高集成微型电路板,若能够将之破解,对大衍械手的好处可想而知。

“嗯?等等,这是……刀痕?”赵潜注意到什么,眼神一凝。

他注意到,犬神的致命伤口,似乎是一道凌厉刀痕,几乎将犬神斩为两截!

滴答!

黑暗中,鲜血滴落的声音响起。

虽然很细微,但赵潜五感敏锐,立刻就有所察觉。

弑神回头望去,一眼就看到,身后那尊石像的刀刃上,竟有新鲜的血液滴落而下!

“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它环视一圈。

赵潜的脸色猛变。

那一尊尊石雕,手持着各种不同的武器,武器却都是金属打造,寒意凛冽,更是散发着丝丝缕缕的血腥味!

“小心!”赵潜一个激灵,出言提醒道,“这几尊石像有问题!戒备!立刻戒备!”

“石像?赵哥,你再说什……”

弦歌转头望向弑神,正询问着什么,其身后石像却猛然动了,掌中战剑抡舞,一记横扫直掠而过!

嗡!

弦歌举起屠夫之刃,挡下这一击,却被澎湃巨力掀飞,在地上连续翻滚后,为稳住身形。

“这是什么鬼玩意?”白鹤惊呼道,“石像怎么会动?难不成,其内部是机械?小心,都小心点!”

而这一剑落下,如同一声战争号角,近处的石像被惊醒,纷纷奔袭而来,足有六尊之多!

这些石像,有持剑的,有提刀的,甚至有扛着战矛和重戟,动作矫健有力,声势凶猛,如同发狂的机械兽。

“怎么回事?石像都成精了?”赵潜满腹疑窦。

来不及多想,已有一尊石像袭来。

而扑向弑神的,正是那一架手持战刀的石像。

虽然是石像,它的动作却一点都不迟钝,反而灵活迅猛,战刀纵横之间,更是大气磅礴,纵横匹敌!

嗡!

石像战刀高举,双臂猝然发力,伴随着呼啸之声,战刀落下。

“嗯?”赵潜眼瞳收缩,失声道,“机甲技?还是……技击?”

一尊能够移动的石像就已经很诡异了,它居然还懂得机甲技?

这一招,近似机甲技——劈山,招式动作却更加精简,大道至简,朴实无华!

简单,却是无比强大!

战刀笔直落下,宛若裹卷着万丈惊雷,势同骇龙走蛇,气象狂暴无俦,竟给人一种无从匹敌之感!

“这是什么战技?”赵潜眼瞳收缩,暗暗吃惊。

铛!

地板上火星四溅,弑神一个灵活翻身,勉强躲避开来。

这一式战技威力磅礴,赵潜根本不敢直面其锋!

哗!

石像前踏一步,战刀再一次高高举起,动作和刚才如出一辙,卷荡着刺目光华,尖啸着狠狠劈下。

铛!

“嗯?难道……”弑神一记懒驴打滚,再次避开。

石像不依不饶,猛追向前,战刀高抬,如狂雷席卷,又一次地落下!

铛!

弑神再次避开。

“原来如此……”赵潜眼神一动,恍然大悟。

这一尊石像,似乎只懂得一招!

他抽空看了一眼四周,其他石像似乎也是如此,招式虽然各不相同,但来来回回都只会一招,并没有新花样。

“哼!就这一招?黔驴技穷了吧!——月牙!”

弑神暴喝一声,掌中青霜旋转,一道璀璨月轮绽放,向前方呼啸而去,狂猛凌厉。

嗡!

石像对上弑神,依旧没什么新花样,刀起刀落,垂直画出一道暴虐惊雷!

“嗯?”

一声低呼,弑神却半路收招,身形回旋,避开了这一记刀斩。

驾驶舱中,赵潜一脸惊疑不定,低声道:“好厉害……”

他赫然发现,这一招看似简单朴素,却毫无破绽,近乎完美无暇!

甚至,比大衍械手设计的机甲技还要强大!

赵潜转头望去,发现其他人也差不多,面对来来去去的一招,居然没有任何应对之术。

“哦?这是古机甲技?”大衍械手却幽光浮动,语气颇有几分狂热,“实在太棒了……”

很快,又有一架手持长矛的石像袭来!

以一敌二之下,赵潜愈发吃力,弑神落于下风,仅凭借着灵魂变奏曲变速躲避,左支右绌。

嗡!

战刀,长矛,一长一短两杆武器同时袭来!

弑神进退失据,勉强以青霜挡住战刀,却被巨力劈飞出去。

两尊石像不依不饶,立刻追了上来,继续发动猛攻。

“不好,这下麻烦了!”赵潜暗暗叫苦。

却在此时,大衍械手忽然开口,报出一连串的操作指令。

“这是……”赵潜一愣。

“愣着干什么?听我的!”大衍械手道,语气不容置疑。

“知道了。”

嗡!

这时,持刀石像袭来,战刀劈落,如雷光闪烁!

“喝!”

弑神暴喝一声,踏步前冲,以右脚为轴,猛然回旋横向,战刀竟在面前数寸处落下,恰好避开了这一击。

接着,它的掌中青霜横舞,一颗头颅飞腾而起!

“咦?”

弑神的暴起反击,令所有人都是一愣。

“白鹤,听我的指令!”赵潜声音巨大,紧接着,报出一连串的指令。

“是!”白鹤却很果断,没有半点迟疑,立刻依言操作。

嗡!

石像攻袭而来,战剑横掠,弦歌却是一跃而起,双脚居然踩在剑刃上,连踏几步后,一刀将石像枭首。

“你们三个,都听我的指令!”赵潜沉声说道。

“是!”

“是!”

接着,大衍械手幽光浮动,收集着石像动作讯息,又不断下达指令,每每都能一针见血地抓住其破绽。

三架机甲听令而行,将石像一一斩杀!

“古机甲技?嘿嘿,赚大了!”大衍械手观摩分析,语气兴奋道,“等这机甲技融入我的数据库,我或许能创出全新技击!”

新绛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近视激光手术哪家医院好
沈阳治疗妇科费用
呼和浩特较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淄博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