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轮回之业 第269章 各自为战

2019-10-12 23:54: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269章 各自为战

“第七层空间会令试练修士的本体回归,赤羽,你记住,这奇异之处,正是你今日的败因所在!现在,让我们尽情一战吧!”

江枫白发飞舞,金色业力升腾,狂姿尽显,即便本体回归,他的发色依旧没有恢复,但江枫已无暇在意,他的眼中,唯有眼前必胜之敌。

“允你失败,助我登上绝顶!”赤羽沉闷低笑,带着压抑的狂喜和期待,周身业力涌现,宛如赤焰覆身,焚尽万敌。

两人气息外散,不断冲击着四周的禁制壁垒,他们的神情逐渐平静,眼中唯有眼前之人,耳中再无余外喧嚣。

在气势达到巅峰的刹那,江枫和赤羽同时冲向对方,战拳携带着金、赤二色的熊熊业力,轰然撞击。

“咔~”

双色业力自两人交手处迸射八方,明眼可见的裂痕自两人脚下扩散至远处,他们已无需任何游斗试探,江枫结起禁制阵法,正是为了更方便的直接对决。

赤羽闷哼一声,撤拳急退,江枫的肉身强度远在他之上,超乎想象,他决不能与其近身搏击,方才一击,他已落了下风。

“赤虹!”

赤羽剑指向天,储物戒上光芒一闪,一把长刀厉啸而出,刀身赤色如虹,灵秀而不失霸气,此刀初现,四周温度当即直线飙升。

“玄阶二级战兵!”灼热气浪袭来,江枫眼神一凝,知不可轻怠,抬手一挥,玄阶玉剑现身,当即喝道,“千羽梭!”

玉剑凌空旋转,千羽梭羽刃飞纵,分行两路,一者凝结化甲,尽覆江枫周身,一者尽聚玉剑之上,化作一柄银白长剑,剑气暗藏,鸣啸唳唳。

“杀!”

杀音同出,赤羽赤虹刀在手,气贯长虹,凌空一刀霍然斩下,霎时间焰浪翻滚,尽聚这一斩之上,江枫手握银色长剑,同现玄兵之威,月影剑法已起手上式。

“赤鸿飞羽!”

一式刀斩,赤若惊鸿,火焰迸射,似飞羽零落,携带着难以想象的温度,灼烧空气,凌空而来。

江枫周身八道剑影齐舞飞纵,瞬间与玄兵银剑相合,剑气不触自发,撕裂四境,自有归元战灵之威势。

“八元归一!”

一声大喝,江枫一剑逆斩而出,银白剑芒直指赤红刀斩,只听一声轰鸣,剑气、刀芒,两个庞然大物轰然相撞,霎时间火星四溅,气息纷乱。

光芒耀眼难以鄙视,强悍的劲力向四周倾泻,沙尘飞扬,弥漫十方,江枫、赤羽同受反震波及,虽皆持兵横挡身前,化去术法余波,却仍强劲的力道逼退数步。

“咻!”

江枫方稳住身形,突闻一声破风异响,赤羽自沙尘中反手持刀冲出,刀身在空中一旋,留下一道扇形刀影,立斩而来。

一刀惊魂,突如其来,江枫急忙横剑来挡,顿感一股巨力灌体而入,其双足所立之地,当场龟裂。

“好沉的力道!”

江枫心中暗叹,将赤虹刀生生阻下,但旋即一道更为霸烈的业力自刀锋冲入他的体内,化作熊熊烈火,自内而外焚烧他奇经八脉、四肢百骸。

江枫怒哼一声,极元功运转,业力一卷,竟直接将赤羽的火属业力吞噬融合,沿经脉灌入左掌之中。

“赤羽,拥有火属功体的人可不止你一人!”

只见他身后骤然升起一片火云,瞬间聚于掌中,赤羽瞳孔一缩,急忙撤刀后退,但江枫赤如火钻的一掌已然拍出。

“火云焚天!”

火焰巨掌大如屋舍,灼风焚气盖压而来,纵只是最普通的火云焚天,但终为一星神通,赤羽不敢硬接,眼中寒芒一闪,定住身形刹那,赤虹刀霍然斩下。

“烈火虹刀!”

一道丈长刀芒自赤虹刀锋处激射而出,炎刀、焰掌,轰然交锋,一时间焰浪翻滚,四境空气几乎被灼烧殆尽,江枫、赤羽立身火海之中,纵使周身景象恐怖万分,仍是巍然不动。

“哈哈哈!好,好极了!江枫,你果然没令我失望!”

火海彼岸,突闻一阵狂笑,赤羽一步踏出,神海异象显化,只见浪涛翻滚,他持刀立身惊涛之中,火海萦身却无法侵蚀其分毫。

江枫见此却是冷笑一声,眉心八荒火印若隐若现,竟蓦然张开大嘴,一股异乎常理的骇人吸力突然传出,向着火海径直吞去。

只见四境火焰烈烈,却突如兵士听闻将令,聚集成旋,如同火龙卷一般,同时涌入江枫的口中,旋即便被其炼化殆尽。

赤羽眼中闪过惊异之色,此等吞火炼化之法,只有上品火属神通才有,即便是他也未曾修习过。

两人遥遥相对,各自取出丹药服下恢复修为,连用极招,无论是江枫还是赤羽均已修为告罄,此时皆心照不宣暂止干戈。

赤羽看着江枫时,战意更加激昂,脸上的笑容越发畅快,江枫的战力超乎他之所料,如此酣畅之决,必不会在令他失望。

江枫心感亦然,赤羽尚有保留,正如他也未尽全力,他先前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相较于赵恒功,赤羽才是他此次蜃楼之行最好的敌手。

正在两人恢复修为之际,被隔绝开来的另外两处区域,战事也已至如火如荼的境地。

丁远手持灼萤骨刺,似铁钎,更是长刺,透着诡异的幽光和刺骨的寒意,他气息不匀,胸膛微微起伏,显然与虎咆交战并不轻松。

“以你的修为,难为你之前还故意佯装伤重昏迷,选择伺机而动。可惜,你欲偷袭却不成,欲坐收渔翁之利也失败了!”

虎咆喘着粗气,双手自然下垂,手上一对暗影虎爪闪着寒光,方才交手,他已落了下风,但他的意志始终坚如磐石,视丁远话中暗讽如无物,默默调息恢复。

“只知单纯以武取胜而不思计谋,与莽夫何异?你们进入第七关前,我曾与赤羽极尽一战,虽是碍于当时身躯之限,使我不得倾尽全力尽情一战,但我依然还是败了,伤重也是事实,只不过后来修复了伤体罢了。”

“这就是你对自己的辩解?”丁远继续挑衅道。

“哼!败即是败,何须辩解?”虎咆冷哼道,“我不需要任何徒劳的掩饰,更不需要任何虚伪的狡辩,我的自尊远没有如此脆弱,所以,你也可以停止你拙劣无用的攻心计了!”

丁远目露敬意,虎咆之磊落却是难得,他观察着虎咆身上的黑色虎纹,手中灼萤骨刺猛然刺出,一道幽光直击虎咆面门。

虎咆架臂挡下幽光,顿觉一阵刺骨寒意冲入心中,本能地一爪向后抓去,只听一声金铁嗡鸣,暗影虎爪险险挡下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身后的丁远刺来的骨刺。

一击受阻,身在半空的丁远翻身后撤之际,右臂奋力一挥

,捉摸不定,道道暗影刺来,虚实难辨,却是最危险的夺命之招。

虎咆几次想要中断丁远的进攻,却仍无法在密集如雨的攻击中寻到丝毫破绽,如此攻势下的高强度防御,对虎咆的消耗极大,他的行动已出现细微的滞缓。

丁远虽被蜃楼限制了修为,但他的根基本就远超虎咆,体内修为储蓄也非虎咆所能比拟,他正是要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令虎咆自行露出破绽。

虎咆自然心知肚明,深知不能再跟丁远虚耗下去,如若不然,一旦他修为不济,必将顷刻败亡。

虎咆咬牙顿足,修为疯狂涌入暗影虎爪之中,欲动用极招强行轰开丁远,就在此时,丁远心中却忽然冷笑一声,虎咆极力防御的攻势竟突然一滞。

惊疑之间,虎咆才惊觉丁远手中已是空空如也,灼萤骨刺已不见踪影,暗呼不好,危机感瞬间密布虎咆全身,但未及他有所反应,长针粗细的灼萤骨刺已自其后方猛然刺来。

“啊!”

虎咆的咽喉中传出压抑的痛呼声,灼萤骨刺突袭而来,直接从他右肩后方的一处虎纹处贯体而入,刹那阴寒之后,骨刺之力随即便如烈焰灼烧一般袭体入骨,宛如焚身之刑。

丁远收回灼萤骨刺,却停止了继续进攻,静立一旁,一边恢复修为,一边观察虎咆的变化。

虎族先祖乃是半妖之身,其后人体内均流淌着蛮荒妖兽遗血,虽天生便能使用一些妖兽异赋神通,却也因这命运而难逃饱受人、妖两族的欺凌排挤,直至其族虎啸老祖出世方得崛起。

虎啸老祖天资卓绝,超越了虎族历代所有的祖辈,他正视自己的妖兽血脉,并思考人族修士天赋优势,取二者之长而避其短,融合相佐,在修真界立下赫赫威名,更一手创立了如今的虎家,进而才有了虎族今日之地位。

虎咆身上的虎纹正是其族对自身妖族血脉的运用,非血脉浓郁者不可修炼,据丁远所知,此法之威能不下于任何一种炼体神通。

虎纹即战纹,大成之日,全身虎纹化为金色,金身不灭,水火不侵,可视万兵如无物,自身便是最强的战兵。

然而,此法修炼并非易事,虎咆如今所达到的虎纹境界,只不过是最初级的黑色,已属非常难得,正因如此,丁远才会故意已灼萤骨刺攻击虎咆的虎纹所在,旨在试验其肉身强度。

“你的肉身强度令我惊讶,足以问鼎同辈众修,神海境内,能与你媲美者已不多矣。若非我本身修为乃是丹鼎境,还真不敢与你近身一战,可惜……唉!”

丁远看着痛苦挣扎的虎咆由衷赞赏,忽又叹息一声,虎咆的战纹无法防下他的灼萤骨刺,如今受骨刺之力侵蚀,败局已定。

“可惜什么?”

一声喝问,似明知故问,更似恼然反问,在丁远惊异的目光中,虎咆言语中带着沉闷而压抑的怒火,傲然独立,周身罡风烈烈,与暗影虎爪相合,呈黑白二色环身,更添威势。

……

(未完待续!)

绥化治疗阳痿费用
中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黄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绥化治疗阳痿医院
中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